火熱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第一零五二章 勝負已分讀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宋柯目露杀意,看向汪东骏,见汪东骏点头,便也不啰嗦,起身跟着出了帐去,乌晴汗却是向羊叱吉使了个眼色,羊叱吉心领神会,也立刻跟着出帐而去。
汪东骏和汪恒都起身便要出去观战,秦逍却是安坐如山,晃着手中的酒杯,笑问道:“汪公子是不放心自己的手下?对他没信心?”
汪东骏一怔,随即冷笑道:“什么意思?”
“让他们比武较量就是,怎么比是他们的事,有了结果自然会报过来。”秦逍含笑道:“汪公子如果对手下人没有信心,倒是可以去看看,在旁给他鼓舞声势。”
汪东骏闻言,反倒是一屁股坐下,冷哼一声。
前妻归来 小说
其实帐内不少人都已经准备起身出去观战,秦逍这样一说,反倒是都没有移动屁股。
众人见秦逍不动如山,而汪东骏等人明显有些焦虑,顿时便觉得这两人的气势已分高下。
“大汗,我敬你一杯。”秦逍站起身,端着酒杯向乌晴汗道:“恭贺您接任汗位,可喜可贺。”
乌晴汗犹豫一下,终是端起酒杯,道:“多谢秦大人!”
秦逍打破沉寂,其他人也都是觥筹交错起来,古单吐屯等人知道贺骨使者这次前来肯定不是带着恶意,都是频频向斛律发等人敬酒。
虽说此前两部仇怨极深,但如今对方是客,草原人热情好客,这地主之谊还是要尽到的。
“对了,真羽汗,我们此行还有一事。”汪恒似乎想到什么,放下酒杯道:“听闻真羽部关着一名囚犯,叫做杜子通,此人是黑山匪出身,不知可有此事?”
乌晴汗镇定自若,抬头看向席间,见法令官贺赖拔亦在其中,问道:“贺赖拔,可有此事?”
“确有此人,不过谈不上关押。”贺赖拔起身道:“杜子通自称是从黑山而来,而且带着十几名手下,此前被真羽垂收留,真羽垂被交给杜尔扈人之后,杜子通那帮人就留在了部族。”顿了顿,才继续道:“他们虽然自称是从黑山而来,但还无法最终确定身份。如果真是黑山匪,那就是唐国的逃犯,我们不会收留。”
汪恒道:“据我们所知,黑山匪杜子通确实带着一群残党逃到了真羽草原。黑山匪残害百姓,杜子通是黑山匪四当家,也是官府通缉的要犯,既然他们在此,还请大汗将这些逃犯交给我们带回去。”
“等一等。”秦逍放下酒杯,诧异道:“你们也是来索要逃犯?”
汪恒一听这话,就知道事情不妙,皱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清楚啊。”秦逍笑道:“杜子通是黑山逃犯,我当然是要将他索要回去。”
汪东骏再也忍不住,握拳道:“秦逍,你是不是什么都要和辽东军对着干?”
他这次直接抬出辽东军,语气之中满是威胁。
秦逍却是笑道:“汪公子这话就奇怪了,什么叫做和你们辽东军对着来?令尊或许可以代表辽东军,难道你也可以代表?而且辽东军和龙锐军都是朝廷的兵马,不分彼此,何为对着干?难道汪公子以为我和你有些许矛盾,就是和辽东军有冲突?”脸色都然一沉,目光如刀,逼视汪东骏,厉声道:“你告诉我,辽东军是姓李,还是姓汪?”
他的语气已经是森然无比,完全不似方才谈笑自若。
豪门弃妇 小说
汪东骏却也是悚然变色。
亡靈法師在末世 小說
辽东军虽然实际上由汪家掌控,但又有谁敢光明正大说辽东军姓汪?
秦逍厉声质问,汪东骏的额头瞬间渗出冷汗来。
乌晴汗看着汪东骏有些无措的慌乱样子,又瞥见秦逍如同恶狼般逼视汪东骏,唇角不由泛起一丝浅笑,但一瞬即逝。
汪恒见状,忙道:“辽东军当然是大唐的兵马,效忠圣人。秦逍,杜子通是黑山逃匪,自然要交由都护府审理处决,本官身为都护府长史,将逃犯带回,自然是理所当然。”
“汪大人可能忘记了,现在是龙锐军在剿匪。”秦逍缓缓道:“杜子通是黑山匪首之一,接下来还需要此人协助清剿残匪,所以不能将他交给汪大人带回去。”
“黑山不是已经被你们龙锐军剿灭?”汪恒急道:“还要他做什么?”
此言一出,贺骨众人都是微微变色。
黑山匪名声在外,贺骨部自然也知道数万盗匪盘踞在黑山,辽东军虽然数次围剿,却都是铩羽而归。
龙锐军剿灭黑山匪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贺骨部,斛律发等人此时知道,自然是心下震惊,想不到在黑山根深蒂固的黑山匪竟然被刚刚出关的龙锐军剿除。
斛律发等人知道秦逍武功了得,此时知道他剿灭了黑山匪,更是心生敬畏。
“杜子通是黑山白木寨的头领,白木寨还有残党没有完全剿灭。”秦逍淡淡道:“将杜子通带回去,剿灭白木寨残党自然是事倍功半。”
汪恒摇头道:“不行,就算你要杜子通协助剿灭乱匪残部,也要等都护府审理过后。我们审讯过后,若是大将军答应,自然会将人给你送过去。你莫忘记,东北剿匪事宜,都是由辽东军负责。”
“既然如此,为何黑山匪占山十年,为害四方,辽东军却没有将他们剿灭?”秦逍冷笑道:“辽东军做不了的事情,我们龙锐军来做,如今残党即将被清剿干净,你们却要将人带走,怎么,是想阻拦我们清剿叛匪?”
汪恒变了颜色,怒道:“你…..你血口喷人!”
“剿匪之事,我已经向圣人上了折子禀明。”秦逍神色冷峻,道:“都护府将龙锐军安置在松阳草场练兵,卧榻之侧便是黑山匪,这摆明是将清剿黑山匪的事情交给龙锐军来办,否则都护府为何将练兵之所安置在黑山之下?有一些谣言,说是背后有人想要借黑山匪之手来除掉龙锐军,对此我是完全不相信,我宁可相信这是都护府和大将军给龙锐军锻炼实战的机会,也不相信有人借刀杀人。汪大人,你是都护府长史,长史之责,是协助都护大人负责地方的军务和治安,安置龙锐军练兵之所,自然也是由你参与决断,敢问一句,你是都护府是给龙锐军练兵的机会,还是…..真的如传言一般,是要借刀杀人?”
汪恒神色更是难看,额头也是渗出冷汗,只能道:“当然……当然是给你们练兵的机会。”
“我就猜想是这样。”秦逍笑道:“所以长史大人是将清剿黑山匪的重担交给了龙锐军,而龙锐军也领会了都护大人和长史大人的深意,没有让你们失望。辽东军虽然镇守东北四郡,但调动之权是在都护府,即使是汪大将军,也要听从都护府的调令。既然长史大人将清剿黑山匪的事务交给龙锐军,那么此事也就与辽东军无关。现如今还差最后一把火就能将黑山匪彻底浇灭,而杜子通就是这把火,难道在这种时候,长史大人反要将这把火熄灭?”
唐国的官员在真羽汗帐商议剿匪事宜,而且言辞之中针锋相对,在座众人何曾经过这样的场面,都是愕然。
大多数人都知道秦逍武勇非凡,却不想他的口舌也是如此犀利,竟然将汪恒说的无言以对。
便在此时,却见的帐门掀开,只见到陆小楼正淡定自若地走回来,向乌晴汗行了一礼,随即回到秦逍身边,一屁股坐下。
汪东骏等人盯着帐门,却不见宋柯跟随进来,顿时升起不祥之感,汪东骏忍不住问道:“宋诃呢?”
“被抬下去治伤了。”陆小楼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道:“汗帐这边有大夫,处理的及时,应该能活下来。”
他说的淡定无比,却是让其他人都是色变。
“你…..!”汪恒惊骇道:“你赢了?”
陆小楼面无表情道:“他倒下了,我还活着,你觉得是谁赢了?”
汪东骏瞳孔收缩。
“宋柯,辽东斩月逆刀门弟子,三品刀客,在东北也算号人物。”陆小楼淡淡道:“只可惜他虽然在同辈之中出类拔萃,但刀法距他师傅的修为还差点火候。”看向汪东骏,问道:“他是什么时候加入辽东军的?三品刀客,在辽东军只是个游骑将军,未免委屈了些,他真要为你们效力,你们也该给他一个朗将当当。”说到这里,瞥了身边的秦逍一眼。
我家后院是异界
他跟随秦逍加入龙锐军,却只是个六品校尉,比五品游击将军还要低一阶,这话明面是冲着汪东骏说,但分明是在向秦逍抱怨自己的官位太低,配不上自己的身手。
秦逍这时候才知道宋柯的真实身份,也有些意外,虽然知道宋柯是个练家子,却不想竟然是三品刀客。
他知道陆小楼的修为也只是三品,两人的实力相当,但看陆小楼全身安然无恙,甚至连衣衫都没乱,似乎胜得很轻松,如果是三品对三品,不该这么容易,难道这小子暗中已经突破三品?
渡灵师 小说
这时候羊叱吉也进了帐,向汪东骏道:“贵客不要担心,你那位手下虽然断了一臂,胸口也被砍了一刀,流血不止,不过我们已经让大夫及时止血,不会有性命之忧。”
“你砍了他手臂?”汪东骏盯住陆小楼,目露寒光,他下首那眯眯眼也是一脸寒意。
“失手!”陆小楼很干脆道:“不过斩月逆刀门练的都是左手刀,他左臂已断,如果还想用刀,就要从头开始了。”抬头看了汪东骏一眼,道:“你如果只是看上他的刀法,那么对你来说,他现在只是个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