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小閣老 三戒大師-第一百零七章 君子坦蕩蕩推薦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第二天一早,高达便硬拖着还在倒肠子的李守忠,跑到五里地外的新桥公社驻地,向保卫科自首了。
听说两人是来自首的,接待他们的朱干事淡淡一笑道:“真让王大队长说着了,你们果然悬崖勒马了!”
“谁,七爷么?”两人顾不上局促问道。
“还能有谁?”朱干事在文件柜中翻找了一会儿,找出一份王七以个人名义,替两人作保的文书道:“不是他力挺你们,你们早去懊洲挖矿了。”
“七爷为啥要对我们这么好?”高达和李守忠哽噎起来。
“那就更不能辜负他,要好好配合我们工作。”朱干事给两人散了日月潭香烟。
其实他俩早就在保卫科的监控名单上,往来信件百分百会被检查的。所以保卫科早知道那位表叔要来,并报告了市保卫处。保卫处决定在表叔抵达台湾前,再对两人做最后的思想工作,实在不行也只能摊牌了。
结果他俩还算给王七争脸,没等保卫科请喝茶,就先来主动交代了。
主动交代就是好同志嘛,朱干事自然收起保卫干部的黑脸,和颜悦色跟两人改喝茶为抽烟了。
终于道出埋在心里两年的秘密,两人也是如释重负,接过只有干部们才抽得起的日月潭,表示坚决配合,绝不含糊,一定配合保卫科把东厂特务抓起来。
“咳,抓个特务还用得着你们吗?”朱干事拿起个小方盒,从里头掏出根红头小木棒,在方盒侧面的砂纸上一划,小木棒便燃起火来。
是的,取灯儿的升级版,火柴终于造出来了。撒花吧……
说来也是感慨,赵昊隆庆元年在蔡家巷的时候,发现民间所用的取灯儿,已经跟火柴很接近了……小木棒头上裹着绿色的硫磺,只需要一串火星就可以引着。
赵昊当时觉得只要改进一下,就能靠造火柴起家。因为只要跟民生的东西,再便宜都会赚大钱,这叫量大出奇迹。
结果后来打火机都造出来了,火柴还迟迟没搞掂……
其实搞出自来火不难,我们老祖宗利用磷易自燃的特性装神弄鬼都多少年了。04所在开张第一年,就用强热蒸发人尿的方式,制取了黄磷。将其涂在砂纸上,用取灯儿擦两下就着。
但这样一是容易自燃不安全,二是黄磷有剧毒,所以赵昊一直没批准投产。一直到数年前,04所陆续成功制取了氯酸钾和比较稳定无毒的红磷,并研制出安全火柴后,集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才发给了生产许可证。
果然如赵昊二十多年前预料的那样,此物一出便大受欢迎。无需推广,短短两三年时间,火柴就风靡台湾,将火镰火石之类传统取火工具,扫到了博物馆中。
可惜他已经当不成卖火柴的小兰孩了……
~~
“那要我们干啥?”兄弟俩问道。
“你们全当这趟没来过。”朱干事给两人点着烟,又给自己点一根,吩咐道:“等见到表叔后,他问啥就答啥,他想去看啥,就带他去看啥。要是你们去不了的地方,就跟我说,我帮你们想办法。”
七月雪仙人 小說
“啥?”兄弟俩傻眼道:“那俺们不还是当叛徒?”
“那能一样?”朱干事在烟灰缸掸一掸烟灰道:“反间计懂吗?”
“哦啊。”两人赶忙点头,三十六计嘛,他们学过。
高达还有些不解道:“可反间计不都是放假消息吗?”
“人家不会只从你俩这收消息的,编谎容易圆谎难啊。”朱干事淡淡道:
风少羽 小说
“再说,咱们坦坦荡荡,干嘛要遮遮掩掩?想看就让他们看个够,看到他们自己崩溃!”
“噢……”两人嘴巴张成鸡蛋,鸭蛋,最后是鹅蛋大小。
“至于你们家人的事情,我们会报告给有关部门的。”朱干事又给两人吃定心丸道:“放心,东厂在咱们的有关部门面前,就是土鸡瓦狗、地痞流氓。集团一定会解救你们的来团聚的。”
“嗯嗯!”两人闻言欢喜爆了,千恩万谢。终于知道自己的选择没错了。
集团干部对朝廷赤裸裸的蔑视,实在太霸气喽!
~~
嗲嗲甜甜超膩歪
两人那位‘表叔’叫杨大材,可不是他们这种臭鱼烂虾的军户出身,而是一位正经的锦衣卫总旗,在东厂担任役长。
东厂一堆太监当家不假,但太监那一身尿骚味可当不了特务,所以大珰们下面的属官,都是由锦衣卫拨给的。
比如掌刑千户、理刑百户都是由锦衣卫千户、百户担任。
具体负责侦缉工作是役长和番役也不例外。役长相当于小队长,又叫‘挡头’,共有一百多人,分子丑寅卯十二颗,一般由锦衣卫总旗担任。
盛宠医妃
役长各统帅番役数名,番役就是所谓的‘番子’,也是由锦衣卫中挑选的精干分子组成。
所以别看杨大材只是个锦衣卫总旗,但东厂挡头的身份却让京里大人们都得敬他三分。
按说都是番子跟‘打桩’联络的。这次居然派他这种挡头出马,千里迢迢去跟两个小小的暗桩接头。是因为沈应奎发起的卧底刺探行动,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被冷落,反而因为引起皇帝的关注,重要程度变得更高了。
它可是厂公最后的救命稻草了,要不是因为这个行动,张鲸早就被薄情寡恩的万历踢到孝陵种菜去了。
所以现在是张鲸亲自主抓这个行动。为了能提高刺探结果的可信度,他统统派一名挡头带一名番子的两人组去海外收消息。杨大材也就摊上了这个苦差事。
对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杨大材来说,说苦差事是绝对没错的。为了能出入平安,就必须磨掉身上的官气,京里人的矜气,以及厂卫特有的阴鸷之气。
是以他和手下的番子马陆,从去年年底收到那兄弟俩的信后,就来到李继迁寨两人家里体验生活,全身心的融入角色中。
苦活累活全都干,而且跟着吃糠咽菜,学说话、学神态,还大半年没洗过澡那种。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位趾高气扬的朝廷鹰犬,半年下来,基本变成了真正的陕北老农。
我在異界有座城 小說
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天生贵贱……
感觉差不多了,杨大材这才写信给李守忠兄弟,同时跟马陆启程上路。
因为两人是探亲不是移民,所以出海流程简单多了。他们只需凭李守忠的来信,就可以在当地的江南集团办事处,办理探亲类海外通行证。
两人先自行出陕过晋,来到河南洛阳。在那里的江南航运内河客运站,凭着通行证,便可以买到前往台南市的客票了。
而且价格也很公道,河海联运全程4000里,还管一日两餐的三等票,一张仅需一两银子。
据说二等票是六人间,管一日三餐。一等票有单间住,吃的也好很多。但为了不暴露身份,两人还是买了三等票,住进了臭烘烘的舱底大通铺。
不过有在李继迁寨吃的那些苦打底,两人居然感觉,在船上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还挺幸福的。
昏天黑地的在水上漂了二十来天。七月初三,船到了台南,停靠在大员港码头。
两人背上行李,跟着人群爬到甲板上。
杨大材一边扩胸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扫见着繁忙的大员港。
大员港的样子跟凤山港有些像,都位于喇叭状的河流入海口。河水携带大量的泥沙被冲入海中,在近海沉积下来,形成一个月牙状的沙洲。便让这里也成了拥有天然防波堤的优良港湾。
无怪乎天启五年,荷兰东印度公司会在这里设赤嵌市,作为他们殖民台湾的总部了。后世国姓爷攻打的热兰遮堡,就建在这沙洲上。
不过这回,荷兰人是甭想来台湾了。现在守在非洲航线上的,可不是亡国后的葡萄牙人了。有赵昊的海警舰队层层设卡,倒要看看海上马车夫还能插上翅膀飞来亚洲不成?
但台南也不必惋惜,因为江南集团已经把这里,建设的比荷兰人强之百倍了。
而且台南比凤山距离澎湖更近,自然而然便将潮汕航线抢了过来。哦,官方的说法是,鉴于凤山港过于繁忙,将潮汕航线转移到台南,让凤山专注于南洋贸易……
所以映入表叔眼帘的,是数道宽阔的混凝土栈桥,每一条都如马路般宽阔,从人头辐辏的长长码头,垂直延伸到海湾中。
无数大大小小的货船,便密密麻麻如蚁附,停泊在这些码头上。
然而大员湾里的船实在太多了,栈桥上根本停不开,好多船只能在湾中浅水区锚泊。那桅杆如林的场面,看得杨大材目瞪口呆。
他当然是见过世面,可长江边那些著名的通衢码头,也不过如此吧?
这大员湾,在二十年前真真仅是一片荒滩?
一是,水运是目前唯一低成本运输方式,连台湾岛内各市间物资流动都极度依靠海运。二是,气象站预报,今年三号台风已经通过吕宋,即将抵达台湾南部。所以船只都进港躲避来了……
他不明白这其中缘由,自然感到更加震撼。尤其是看到那一具具巨大的钢铁吊车,轻易将数千斤的货物提起,转头放在码头的有轨车厢上。
待到装满一车,也不见牲口拉,也不见人推。只有两个工人坐在车头,沉重的车厢便缓缓向前移动,然后前进的愈来愈快。
表叔惊得合不拢嘴,莫非这些南蛮子有妖法?
当然他这是出于偏见,其余船客却认为这是木牛流马自行之术。
正惊叹间,一旁的马陆扯他一把,低声道:“哥,你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