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線上看-第568章 那是什麼東西?閲讀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十八名玩家现在只剩下二分之一,他们不相信韩非,除了吴山外,其他幸存者都准备单独行动。
在逐渐开始异化的神龛世界当中,那些独狼的结局差不多已经注定。
“哎。”韩非轻轻叹了口气:“都怪沈洛。”
吴山不知道韩非为什么要这样说,他面带苦笑站在韩非身边:“蔷薇的那个女助手你还记得吧?她和另外一个女玩家明天准备以客户的身份进入整形医院打探消息,我怎么劝都不行,她俩根本不听我的。其他人也是各怀鬼胎,阿虫独自逃走了,我朋友在迷宫外面监视杜姝,剩下的几个人以囚犯为首,他们怀疑蔷薇发现了黑盒的秘密,现在也在打整形医院的注意。”
这群玩家将人的贪婪和自私表现的淋漓尽致,蔷薇和老板还在的时候,他们听从两者的命令,凝聚成一股绳。
现在老板失踪,蔷薇被困,他们中有一部分人便开始用最恶意的想法去思考。
蔷薇是国内最出名的黑盒猎人,也是必然真理网站的创办者之一,他手里掌握有大量和黑盒有关的信息,现在他消失在整形医院深处,那些玩家不仅没有救的打算,反而觉得蔷薇是想要独吞黑盒。
“你把蔷薇发送给你的所有信息,让我看看。”
JLA_幽靈:靈魂之戰
“信息都在蔷薇女助手那里,我只知道短信的部分内容,她们之间有另外的联系方式。”吴山摊开双手:“本来我想要蔷薇的女助手跟我一起过来,但她觉得这没有什么意义。”
“没关系。”韩非点了点头,问出了另一个问题:“昨晚你到底在整容医院里看见了什么?怎么被吓成那个样子了?”
“说来话长,我感觉人世间最恐怖的噩梦都不如我昨晚的经历吓人。”吴山扶着栏杆,只要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他的手就开始不自觉得打颤:“昨晚蔷薇、阿虫和另外两名同伴进入整形医院,他们已经提前踩点,准备了两天时间,知道杜姝昨晚会进行一场特殊的‘理疗’。大家决定在理疗过程中将杜姝劫走,因为是全封闭的私密理疗,就算里面人不见了,外面的人也不知道,得手后还有充足的时间逃离。”
“这听着感觉挺正常的啊?”
“关键是那场‘理疗’不是你想象的‘理疗’。”吴山只觉得头皮发麻:“我昨晚负责接应,过了约定时间他们还没出来,我就启用了备选方案,联系女助手,自己悄悄过去。白天人来人往的整形医院,晚上阴森的好像太平间,更奇怪的是,我明明已经熟记地图,在里面还差点迷路。就这样摸索了半个小时,我终于和蔷薇取得了联系,他让我立刻去二号楼接人。”
吴山这时候表现的还算正常,但等他准备继续往下说的时候,他眼睛猛地睁大,瞳孔上翻,开始剧烈的呕吐。
也不知道吴山吃了什么东西,吐出来的全都是黑水。
大概过了几分钟,吴山才恢复正常:“我进入二号楼后看见几个病人呆呆的站在走廊上,他们脸上的绷带正在往下脱落,你知道他们的脸是什么样子的吗?”
吴山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那些病人的脸已经被挖空,绷带下面是一个漆黑的洞!”
“你确定你看到的是人吗?它们当时是以怎样一种姿势出现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吴山非常认真的看向韩非。
荷香田 四叶
“我知道啊,我也没质疑你啊。”
“那你怎么会这么轻松?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夸大?”吴山很想把当时的画面具体形容出来,但是他的表达能力确实很弱。
“我之前也在医院里见过那些东西,所以才没有感到惊讶。”韩非要是说出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估计能把那些玩家吓到删号退游。
“好吧。”吴山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继续说道:“那些脸被挖空的病人,比起人更像是植物,感觉他们仿佛稻谷一样,养熟了之后就会被人摘取走谷粒。”
“也就是说他们无法感知到外界的一切变化?没有自己的灵魂和思想?”
“可以这么理解吧。”吴山好似回到了昨晚的医院当中一样,说这些话的时候,额头都渗出了冷汗:“我强忍不安从他们身边走过,来到了蔷薇让我去的地方。那个房间很大,看不出是用来干什么的。我大概等了五分钟,阿虫背着一个被裹尸布包裹的女人朝我冲来。接下来,我看见了最难以忘记的恐怖一幕。”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韩非,吴山的身体轻轻打颤:“整条走廊都开始滴血,阿虫的身体上开始出现一张张人脸!”
韩非总觉得这个场景他好像看到过,之前他在整形医院区域的镜子诊所里,进入过一间完全由人脸构成的房间。
“再往后呢?”
“我和阿虫一起朝着外面跑,但是蔷薇却没有出来,阿虫说他和蔷薇被一个怪物追赶,蔷薇把那怪物吸引到了医院最深处的几栋建筑当中。”吴山抓着自己的头发:“在我和阿虫汇合之后,所有的病房似乎都开始出现异常,那里隐藏着数不清楚的鬼,是一个鬼巢!”
听完吴山的话,韩非陷入了沉思。
真正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的人,除了蔷薇,就是受虐狂阿虫,可现在蔷薇失踪,阿虫独自逃离,就只剩下了被吓破胆的吴山。
“韩非,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蔷薇说离开隐藏地图的办法就在那座医院里,他还说在这个隐藏地图中死去,可能会真的死亡!但是囚犯却说蔷薇是想要独吞黑盒,所以才编出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借口,我现在都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了!”
“别慌。”韩非使用了言灵的能力,让吴山平复下来:“你说昨晚的遭遇比最恐怖的噩梦还吓人,但我听完你讲的这些后,感觉你平时应该没做过什么吓人的噩梦。”
“什、什么意思?”吴山不太理解。
“慢慢来,很多事情习惯就好了。”韩非也算是从吴山这里了解到了一些信息:“你最近不要跟我再有什么接触,小心警方查到什么,我明天就会去整形医院应聘,争取早日将蔷薇救出。”
“好,谢谢。”吴山见韩非这就准备离开,他又追了过去:“韩非,蔷薇说的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这里死去,真的会死吗?”
“这么扯的事情你也会相信?”韩非拍了拍吴山的肩膀:“他蔷薇懂个屁的隐藏地图,你相信我,在这里死亡,肉体大概率还可以正常运转。”
“那我就放心了。”
“最多就是记忆被一步步剥离,最后脑死亡,变得和你看到的那些怪物一样,脸被挖空,成为游荡在这世界的行尸走肉。”
“嘭!”
吴山腿软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脸色白的吓人。
“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跟其他玩家相比,你选择了最正确的一条路。”韩非每一句话都使用了言灵的能力,他想要引起吴山的什么情绪,就可以引起对方的什么情绪。
大师级演技,言灵诅咒,再加上不断的心理暗示,吴山和韩非段位相差太大,不由自主的便觉得韩非才是自己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一定要紧紧抓住。
槍械少女!!
韩非每天可以使用五次言灵,不用白不用,他现在也正好需要一个可以信任的跑腿小弟。
“你好好保护自己,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注意保持联系。”
叮嘱完吴山后,韩非悄然离开,他速度快的跟鬼一样,稍不注意,人就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能做的事情,我也差不多做完了,现在我要用有限的生命,帮助傅生解决掉最后一个隐患。”
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整形医院,韩非在心中默念:“该去上班了。”
避开监控,韩非跑回家中,他在路上给孩子们买了许多好吃的,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着饭。
同一时间,在韩非曾经居住的老房子里,章鱼和他的下属们开始了狂欢。
一杯杯的酒灌进了肚子,章鱼享受着下属们的吹捧,肆意的笑着。
他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章哥,高层现在最看重的人就是你,那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你一个人负责,感觉以后你很可能会坐上赵总的那个位置!”
“傅义就是个吃软饭的,要不是赵总偏袒他,你们以为凭实力他能比得过章哥?”
“喝酒!喝酒!现在傅义被辞退,他们那个小部门估计也要解散了。组长,要不你把李果儿要到我们部门来吧,她工作能力很强,最主要的是长得好看,性格还好。”
“不用你说我也准备把她挖过来!”章鱼背靠沙发,将鞋子翘到了座椅上:“傅义的小日子过得那么美,说实话还挺让人羡慕的。”
他看着这间位于市中心的大房子,眼底闪过一丝隐藏很深的嫉妒,不过很快那一抹嫉妒就变成了得意:“现在的他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制作了大半年的游戏、工作、名声、房子,还有……”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章鱼眼底的嫉妒又再次冒了出来,他放下酒杯,点了一根烟走向阳台。
关上阳台门,章鱼深吸了几口气,他拿出手机,拨打了赵茜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好久,电话才终于被接通。
“茜姐,我这边刚搬了新家,大家都在,你要不要……”
“恭喜,还有其他事情吗?”淡淡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出,赵茜的语气几乎是把敷衍两个字戳到了章鱼脸上。
“我是想说……”
“没有的话我就挂了,明天你记得把B版所有资料准备好,公司高层对你们新增添的设计很不满意!”
“可B版不是傅义之前做的吗?”章鱼还没说完,电话就已经挂断。
他握着手机,手背上慢慢冒出了青筋,所有的喜悦都在这一刻被冲散。
心口堵着一口气,章鱼挥动手臂,差点把手机给摔向地板,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低声骂了一句,章鱼正要回屋,他忽然看见小区门前的马路上站立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
綿綿的對白
那女人站立在马路中央,低垂的头慢慢抬起,似乎正好是看向了章鱼所在的阳台。
“那是什么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