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人族鎮守使-第一百一十三至一十四章 幽老,天域(二合一 求月票)看書

人族鎮守使
小說推薦人族鎮守使人族镇守使
“不错,这些都是我烛宗挑选出来的天才。”
钟山东玄颔首。
闻言。
老人又是看了一下众人,然后目光在钟山夏身上停顿一二:“上次一别,夏娃儿倒是长进了不少,此次入封神台的话,应该能有不错的表现。”
“见过幽老!”
钟山夏脸上罕见的露出一抹尊敬的神色。
很明显,他是清楚眼前老人的身份。
但在场的其他亲传,全部都是一头雾水。。
“好好努力,我钟山氏族沉寂许久,或许能在你这一代中崛起!”
老人微微一笑,随后视线自钟山夏身上挪开,一点点的落在每一个亲传身上,似乎想要将其看透。
待到其目光,落在沈长青身上的时候。
他停了下来。
浑浊的眼眸,好像清明了两分,古井无波的脸上多了些许动容。
“这娃儿的眼睛有点东西,莫非——”
“前不久我钟山氏族跟堵山氏族开战,有天才于虚空战场中,领悟出光阴之眸。”
钟山东玄沉声说道。
光阴之眸!
在听到这个名字以后,老人眼中精芒迸射,褶皱的脸上第一次有了笑意。
“好啊,好的很,没想到时隔无数岁月,我族终于再次出了一位领悟光阴之眸的娃儿了!”
他声音有些激动,手指在轻微颤抖。
片刻以后。
老人心神平复了几分,又是摇了摇头:“可惜啊,这娃儿如今底蕴太差了些,还得好好磨练磨练,日后他要是能入神王境,可让他再来老朽这里一趟。”
“好!”
钟山东玄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带他们走了。”
“嗯,去吧……对了,娃儿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侧开了身,在沈长青经过的时候,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闻言。
沈长青怔了一下,但还是如实回道:“晚辈钟山仇!”
“钟山仇……唔,老朽记住了,去吧。”
老人重复念叨了一下,然后就不再言语什么。
见此。
沈长青尽管内心疑惑,但也没有询问太多,跟在钟山东玄的身后离开。
洞穴甬道很长。
用了差不多半刻钟,才真正来到了洞穴的出口。
待到走出去的时候,沈长青豁然发现,原来洞穴的出口竟然是在一座恢弘的殿宇里面。
殿宇高数千丈不止,与其说那是一座殿宇,倒不如说是一座小型的城池,而作为支撑殿宇的梁柱,亦是粗壮的很,好像擎天之柱一样。
而在殿宇的上方位置可见阶梯,阶梯尽头可见金色宝座。
除此外。
殿宇并没有过多的装潢。
但饶是如此,依旧给他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回顾脑海中钟山仇的记忆,沈长青仍然没能明白,这里究竟是哪里。
此时。
钟山东玄说道:“这里乃是我族的主殿,我族皇者便在此地议事,寻常族内修士是没有踏足这里的资格。”
主殿!
听到这句话,沈长青心中豁然明朗。
原来这里就是钟山氏族的主殿。
钟山仇虽然是钟山氏族的人,可对方留在钟山氏族的时候,修为算不得多强,后来就直接进入了烛宗。
钟山氏族的主殿,其从未有过涉及。
这样一来。
从记忆中找不到相应的信息,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这时。
有中年人从殿外走了进来,对着钟山东玄躬身行礼。
“见过东玄神王!”
“免礼吧。”钟山东玄面色平淡:“吾已经把烛宗此次选出的天才带来,接下来就交由你来安排了。”
“神王有命,莫敢不从。”
那人声音依旧尊敬。
钟山东玄略微颔首,然后就转身离去,重新进入了甬道里面。
在他离去的时候,中年人也是直起身,看向沈长青等人笑道:“我乃钟山长宏,氏族长老中排行第七。”
说完。
这位就把视线,落在了钟山夏身上。
“夏长老,你的事情就不用我来安排了吧?”
“不必麻烦。”
钟山夏声音平淡。
闻言,钟山长宏便是一笑。
钟山夏在烛宗里面名气很大,在钟山氏族里面同样名气不小。
能为烛宗长老的强者,本身在氏族中地位就是不低。
所以。
他算是跟钟山夏颇为相熟。
在钟山夏自行离去以后,钟山长宏才再次对众人说道:“你们跟我来吧!”
——
能进入诸天者,任何一族都是独自占据了一方天地的存在。
钟山氏族能存在规则神王,所在的天地最少都是中千天地,甚至于有可能是大千天地。
早在钟山仇的记忆中,沈长青就已经对于钟山氏族有一定了解。
再加上见识到了亘古大陆的广袤。
如今再见一方浩瀚天地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震惊可言了。
“你们都是从氏族中走出来的,所以我也不用给你们介绍的太多,你们的目的乃是前往封神台,为我族争夺气运。
所以此次去的地方,你等应该会比较陌生。”
一艘长舟自天穹而过,舟上钟山长宏面有淡笑。
他没有用传送阵法,直接把沈长青等人带过去,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天地虽然广袤。
但以道兵的速度,想要抵达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这些烛宗亲传常年都是留在亘古大陆里面,数百年不见得能回氏族一次,如今正好借此机会,让对方加深一些对于氏族的印象。
如此做法。
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钟山海不知从何处取来一柄折扇,如同文人雅士般轻轻扇动:“敢问七长老,我们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哪里?”
闻言。
其他亲传都是聚精会神,想要听到对方的回答。
“你们要去的地方,乃是天域。”
“天域?”
所有人都是面色疑惑,这个名字于他们而言,非常的陌生。
钟山长宏说道:“天域乃是我族单独开辟出来的一个秘境,往常的时候,只有立大功的强者才有进入天域的资格。
天域每一次的开启,都需要消耗海量的资源,纵然是我钟山氏族底蕴雄浑,也不能频繁的开启天域。
所以,真正能开启天域的次数,其实并不多。”
话落。
他语气停顿了一下,然后往下说。
“换做是平时的话,你们没有什么进入天域的可能,但此次封神台开启非同一般,你们能在烛宗数十万弟子中脱颖而出,相信都是拥有很强的潜力。
正因如此,才能拥有进入天域的资格。”
“但是——”
“能入天域,不等同于你们能一直留在天域,至于能够在天域中待多久,就全然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钟山长宏说到这里,故意卖了一个关子,闭口不言。
任凭其他人如何询问,都只是笑而不答。
在对方讲解的时候。
沈长青则是一边倾听,一边通过长舟,看向下方的景象。
跟亘古大陆差不多。
钟山氏族天地里面,同样是山岳林立,而且每一座山岳动辄成千上万丈,乃至于更高。
有的山岳中,可见烛阴盘旋于其上,好像是陷入了沉睡当中,又好像是在默默修炼。
偶然间。
可见其他身躯小一些的烛阴,正在天穹腾挪。
在亘古大陆中,诸天万族生灵,都是以天地道体示人,就算是不到入圣境界的修士,都会用手段幻化身形。
但在这里。
却全然不是这样。
入圣境界以下的钟山氏族修士自然不用多说,几乎不会去用手段隐藏自身,都是以本体示人。
就算是一些实力强大的烛阴,也没有展现出天地道体的形态。
在长舟掠过的地方,沈长青就感受到了一些盘卧在山岳中的烛阴,身上散发出强横的气息。
那等气息。
根本不弱于神境。
以往的时候。
在亘古大陆中,诸天万族跟人族的区别,给他的感觉还不怎么强烈。
可当来到钟山氏族的时,便是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冲突对比。
那种感觉。
让沈长青觉得,自己好像来到了一个没有人族,只有巨兽的国度。
许久。
他从下方收回目光,看向钟山长宏。
“敢问七长老,我们来的时候,在主殿洞穴里面,见到了一个前辈,但不知那位前辈是什么身份,我为何从未听闻过?”
沈长青想到了能让钟山东玄,都以礼相待的老人。
那位很大可能,就是钟山氏族某位不世出的强者。
所以。
他想要借此机会了解一下。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钟山长宏面色肃然了几分:“你说的是幽老吧!”
“不错。”
“幽老是我族的一个前辈,他向来神秘非常,一直都是留在主殿洞穴里面不曾出来过,我对他也没有太多了解,只清楚他存在了极为漫长的岁月。
就算是我族神王,对于幽老都是极为尊敬。”
钟山长宏摇了摇头。
随后,他看向沈长青等人。
“虽然我不清楚幽老的具体身份,但他在神王眼中都拥有超然的地位,你们也不可冒然得罪,否则真要惹怒了幽老,只怕东玄神王都不能保得住你们。”
略微警告了一句以后,钟山长宏突然又是笑道。
“不过幽老向来脾气温和,反正我是从来没有见过他发脾气,兴许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那位在意了吧!”
闻言。
钟山海等人,心中便是有些心痒痒。
原本他们对于幽老的好奇程度,还没有多少的。
可钟山长宏说的如此神秘,反而是极大程度的勾起了好奇心。
不过。
钟山海他们也清楚。
钟山长宏作为氏族长老,都没能清楚幽老的身份,那么放眼整个钟山氏族,估计也就神王能解惑了。
但要让他们去问神王,那是不可能的。
谈话间。
长舟忽然间停了下来。
紧接着。
就见到钟山长宏取出一个不知名的令牌,一束金光自令牌中迸射出来,落在了前方的虚空当中。
顿时。
虚空扭曲荡漾。
原先平静的空间,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激一般。
随后。
就看到对方收起令牌,然后催动长舟,直接进入了荡漾的虚空里面。
空间穿梭。
犹如是穿过了一层薄薄的水面一样。
这等奇异的感觉,没有让沈长青等人震惊多少。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空间穿梭只是稀松平常的手段而已,在场任何一人都能做到。
不过。
等真正进入那方空间的时候,沈长青便是直接震惊了。
灵气!
滔天的灵气!
本来他在亘古大陆的时候,便是以为亘古大陆的灵气,算是最为浓郁澎湃的了。
但直到此刻,沈长青才错愕的发现,他有些坐井观天了。
眼前空间的灵气,比自己在亘古大陆的时候,都要浓郁了数倍不止。
在进入的刹那,整个人都被那浓郁至极的灵气包围,浑身毛孔不由自主的打开,贪婪的汲取着周遭的灵气,以此来蕴养自身。
“这就是天域——”
钟山长宏指着眼前广袤的天地,对于那浓郁的天地灵气,好像也有几分陶醉。
“天域自钟山氏族成立以来,便是已经存在了,后经族中无上强者加以缔造,便是成了眼前这般模样。
天域下面一共存在万条大型灵脉,平日里天域不开启的时候,所有灵气存储在了这里,每一次开启的时候,那些尘封数万年乃至于数十万年的灵气,便会喷涌而出。
若是论及灵气浓度的话,亘古大陆与天域相比,都是饶有不足!”
万条大型灵脉!
沈长青心头不由一震。
单单是这么多的灵脉,就已经价值一万日月神晶了。
哪怕是承载物,都能换取几块了吧。
而这。
仅仅是天域中埋下的灵脉而已。
他不相信,偌大的天域只会有灵脉存在。
毕竟神道不同于武道,不仅仅是依靠灵气就行了的。
果不其然。
在简单的介绍以后,钟山长宏便是指着前方那仿若直入天穹的黑影。
“你们可知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
一直默然不语的钟山鹏有些无语。
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天域,又如何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对方的问题,有些多此一举了。
只有钟山孔周在看着那黑影的时候,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微一变。
“莫非是封神台!?”
封神台?
其他亲传听到这句话,脸色也都是一变。
说实话。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封神台。
毕竟封神台数万年才出世一次,他们所有年纪加起来,估计也就相当于一次封神台出世的时间而已。
不过——
自己等人没有见过封神台,那么钟山孔周也应该没有见过才是。
若是如此,对方又如何会想到封神台。
一时间。
他们看着钟山孔周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注意到他人的目光,钟山孔周摇了摇头:“我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封神台,但也曾听其他前辈说过。
传闻中,封神台位于天相域,乃至一座直入云端的高塔。
天域中的这个黑影,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也是一座高塔吧,但是否如此,我就不能肯定了。”
原来如此!
其他人心中恍然。
钟山长宏赞许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看来你的见识不少,不过,天域中的黑影不是真正的封神台,而是我族强者仿造封神台铸造的至宝。
而你们此行的目的,便是在那里了!”
顿了顿。
这位七长老接着说道:“天域中的这个地方,便是换做铸神台,铸神台下便是登天塔,唯有进入登天塔的顶端,方能真正进入铸神台,从而在铸神台中得到席位。
同时,铸神台亦有排名,你们进入天域的时间,乃是外界的三年,三年以后铸神台中排名前十者,才有前往中州大域参与封神之争的资格。
如若失败,你等就只能哪里来便回到哪里去了。”
铸神台!
沈长青心中默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
旋即,他也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了另外的一个意思。
“外界三年,莫非是天域里面时间上跟外面是不对等的?”
闻言。
钟山长宏深深看了他一眼,继而点了下头:“你很聪明,不错,天域真正重要的地方,不在于这滔天的灵气,而在于铸神台。
能入铸神台,占据一方席位者,可得时间方面的加持。
铸神台上有一百席位,其中后五十个席位,时间流速,乃是二比一,便是这里过去两年,相当于外界过去一年。
前五十到三十的席位,时间流速乃是三比一,至于前二十到前十的席位,时间流速乃是四比一。
能入前十者,末尾席位时间流速便是五比一,第九便是六比一,第八七比一,如此类推,到得第一席位时,时间流速便是到了十四比一。”
十四比一!
天域待十四年,相当于外界的一年。
外界三年的话,放在天域里面,便是相当于四十二年。
听到这里,所有亲传都是面露震惊。
哪怕是钟山孔周,都是不能例外的。
时间!
向来都是神秘难以触摸的东西。
但没想到的是,钟山氏族竟然已经把时间手段运用到了如此境地。
这等手段。
在他想来,就算是神王只怕都难以掌握。
“这些都只是铸神台的一些基本了解而已,至于还有什么具体的规矩以及作用,我就没有办法给你们解答了。
说实话,就算是我,也没有真正的进入过铸神台。”
钟山长宏面露遗憾。
他对于铸神台是向往的很,其他的不说,单单是内里的时间流速,就已经是难得的至宝了。
要知道。
对于资质普通的修士而言,在铸神台中,只是凭空消耗他们的寿元,加快死亡的步伐,算不得什么好事。
但对于真正的绝世天才而言,往往缺少的就是时间。
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沉淀,成为强者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所以。
对于寻常修士,乃是毒药的铸神台,对于绝世天才而言,就是难以衡量的至宝。
说话间,长舟已经不断的靠近。
原本只是黑影的铸神台,也是渐渐清晰了起来。
只见在他们的视线中,铸神台宛如一座高塔般,直接没入云端上方,通体黝黑纹路,苍凉古朴的气息弥漫,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铸神台只是一个统称。
而眼前的高塔,在沈长青看来,应该就是对方口中所说的登天塔了。
登天而上。
方能铸神。
这个神,自然不可能指的是神境的神那么简单。
从名字上,差不多就能看出钟山氏族的野望。
他抬头向上,尝试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然而。
没有任何作用。
视线在触及到上方云端的时候,就好像被一股玄妙的力量封锁,根本窥探不了铸神台的真正面貌。
而在登天塔的下方,则是能见有不少修士正在那里等候。
很快。
长舟降落。
钟山长宏挥手间,就把长舟收起,然后来到了登天塔的面前。
只见他取出原先的令牌,直接按在了塔身一个凹进去的地方,紧接着,就见偌大的登天塔好像彻底活过来了一样,宛如擎天之柱般的塔身轻轻颤动。
那一刻。
天域震动。
原先靠近登天塔的修士,在塔身震动的时候,心中不由自主的蒙上一层阴影,最后不得不向后退去。
在退开的时候。
沈长青也是默默打量着周围的其他人。
一眼看去。
这些人足有数百不止。
从气息上看,这些修士显然都是钟山氏族的修士。
而且每一个人实力都是不弱,最差的都是处于神境七重。
重生之狂暴火法 燃烧的地狱咆哮
相比下。
自己一个神境五重,好像就显得有些另类了。
在沈长青默默打量对方的时候,那些人也在默默的打量着他们。
虽然说烛宗是钟山氏族在亘古大陆开辟出来的势力,实际上,双方算是一个整体。
然而。
烛宗的弟子,向来很少会回到氏族里面。
这样就导致了两方势力名为一个整体,但暗地里已经是有些陌生。
不管是烛宗弟子看待钟山氏族的修士,亦或是钟山氏族修士看待烛宗弟子,都是一样感觉。
甚至于。
隐隐间有些敌意。
沈长青仔细一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钟山长宏说过,铸神台只有一百席位,而在场的人足有数百,也就是说,等下可能会有将近三分之二的修士被淘汰。
如此一来。
每多一个修士前来,对于其他修士而言,都是一种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