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飽和預案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从一开始,高文就不信任任何形式的避难所——不管那是由大量避难都市形成的避难所群,还是看上去规模庞大实则拥挤脆弱的废土护盾,他都不信任。
因为在他看来,这种程度的避难所都牺牲掉了灾难来临时的“可能性”,会让受庇护者陷入一种只能静待命运降临的窘境。
但他也绝不会因此就苛责甚至蔑视那些提出避难所方案的学者和领袖们,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已经是在有限的框架内敲打出了最接近完美的方案,每一个避难所计划都不是为了一己生存,而是在寻求让文明延续下去的办法,他们的方案可能存在缺点,但他们的行为无可指摘。
事实上,高文自己能提出母星屏障的计划也不是因为他有多么高瞻远瞩,这只是因为他掌握了更多的情报,而且胆子更大一点罢了——提丰和白银帝国其实也知道哨兵留下的那些符文石,也知道那些符文石的作用以及相对应的研究项目,但他们完全没有朝这方面想,这是出于谨慎以及对哨兵遗留之物本能的忌惮,这一点高文是很理解的。
美国之大牧场主 小说
如果他不是对起航者了解的更多一些,他也不会把主意打到那些符文石上。
而且话又说回来,他的“母星屏障”方案也不是那么完美无缺,虽然能直接利用哨兵留下的符文石这点让撑起行星护盾显得容易了许多,可“行星护盾”只是母星屏障的基础工程,要如何让这层能量护盾具备“心智统一场”的效果才是整个计划最困难的部分,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部分。
在短暂的思考之后,罗塞塔·奥古斯都第一个从情绪起伏中冷静下来,并意识到了高文并未把整个方案说全:“利用那些符文石撑起护盾应该只是你这项计划的第一步吧——单纯的能量屏障并不能抵御真正的魔潮,阻止观察者效应失控的关键还是在于心智统一场,这方面你打算怎么解决?”
贝尔塞提娅也将目光落在了高文身上:“确实……虽然掌握了哨兵留下的符文石系统会让撑起星球护盾这件事变得可行,但我们该怎么把心智统一场‘附加’在这层护盾上?现有的神经网络可以与那些符文石接驳么?”
哨兵在那些符文石中留下了给神经网络准备的接口么?当然没有……
高文摇了摇头:“哨兵留下的符文石只有引导深蓝网道并进行操作的机能,毕竟从一开始它的目标就不是真的帮助这个世界抵御魔潮,所以我们在地表没办法将心智统一场和行星护盾建立连接,但我们有另一重选择,我有一个配套的方案。”
“另一重选择?”赫拉戈尔皱了皱眉,但他很快便从高文的语气中猜到了什么,“你是说,从太空中……”
“是的,从太空中。”高文重重点头,他神色郑重,双手向两旁张开,脑海中所勾勒的画面随即被化作神经网络中的投影,一幕巨大而清晰的全息幻象瞬间便浮现在圆桌上方,而那幻象所呈现出的东西让所有人都瞬间屏住了呼吸。
那是他们脚下的这颗星球,这颗生机勃勃的,被蓝天、海洋与郁郁葱葱的陆地所点缀的美丽星球,还有在星球上空环绕运行的大大小小的卫星集群,以及环绕着星球运转的苍穹轨道站。
那壮观的星环如一道冠冕,在全息投影中熠熠生辉,星环与地表之间的广袤空间则黑暗空旷,但在高文的演示下,那黑暗空旷的空间中却又浮现出了一道光幕,光幕自大气层顶上升,逐渐向外扩展,最终形成一道壮观的母星屏障,连接在苍穹轨道站的内环。
“……根据我的计算,从深蓝之井中转换出来的能量将足以支撑起一道这样的屏障,”高文伸出手,旋转着眼前的全息投影,不断将其中部分细节呈现给在场的所有人,“只要将屏障扩展至苍穹站附近,我们就可以利用苍穹站自身的结构充当一个‘接驳点’,用来将心智统一场和母星屏障连接起来……”
贝尔塞提娅目光灼灼地注视着那壮观的全息图景,这是她第一次以如此直观的视角看到自己所生存的这颗星球,看到那些隐藏在凡人众生视线之外的太空设施群,一种前所未有的、难以形容的心绪冲击着她的内心,而在另一边,罗塞塔·奥古斯都也忍不住站了起来,并在片刻思索之后突然问道:“可我记得你曾经说过,苍穹站如今处于半停摆状态,尽管你已经启动了一个修复工程,可距离真正修好这座空间站仍遥遥无期……难道这项修复工程突然有了巨大进展?”
“并没有,”高文摇了摇头,“苍穹站依然停摆,而且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我们恐怕也很难让这座古老空间站的系统完全苏醒过来,所以这才是‘母星屏障’计划中最困难、最惊人的部分——我们要以停摆的苍穹站为骨架,建造凡人自己的‘太空转发站。’”
“以苍穹站为骨架,建造凡人自己的太空转发站?”赫拉戈尔的语气有些异样,他仿佛感受到有一股无比熟悉的热情正在一个异族人的胸膛中燃烧,这团火焰让他这太古巨龙的呼吸都微微急促起来,“具体的呢?要怎么办?”
“很简单,苍穹站的很多东西不能用,那我们就不用,我们在苍穹站的外壳上‘安装’额外的投射装置,”高文再次一挥手,于是苍穹站的全息投影立刻收缩到一旁,又有新的装置出现在画面中央,“利用深蓝网道投射出的‘星球护盾’本质上就是一种巨大的魔法场,而且从生成原理上,这种‘星球防御力场’也十分接近魔能方尖碑所释放出的‘魔力广播’,我们在深蓝之井地下设施中进行了小规模的测试,已经证明这一点。
“换句话说,在星球护盾激活之后,我们就可以将自己脚下这颗星球视作一座巨大的魔能广播塔,深蓝网道则是与之连接的魔网,那么从另一个角度……如果我们建造起一个足够强大的魔能方尖碑阵列,也就可以像操纵魔能广播场一样,对这个覆盖全星球的‘魔法场’进行操控、传输和注入……
“众所周知,如今我们所用的神经网络就是以一座座魔网枢纽塔为通信节点,在枢纽塔所构筑出的无线通信环境中运行,那么如果我们把整个星球护盾也视作一个这样的‘环境’,理所当然的,神经网络也可以在其中运行——基于神经网络的心智统一场当然更可以。
“这是一座特殊的魔网广播装置,本质上就是个大号的魔能方尖碑,它的原理并不复杂,架构设计简单且技术成熟,只是为执行太空运输及安装进行了一些针对性的调整,比如模块化的结构,更坚固的外壳以及关键部位的屏蔽层。多个这样的装置能够联合运行,而且能互为冗余——这是目前已经成熟的技术。
“我的计划是,在苍穹站的轨道环内侧安装约一千二百座这样的‘广播装置’,令其组成一个环绕整颗星球的转发阵列,这个转发阵列的强度将足以对整个星球护盾产生影响,令其成为神经网络的载体——成为我们的‘母星屏障’。
“这就是塞西尔的方案。”
高文话音落下,圆桌周围陷入了短时间的寂静,这极富创造力且极为大胆的计划明显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甚至连巨龙这个曾成功挑战了太空的种族都不曾把思路放到这么宽广的程度,现场唯有瑞贝卡好像不那么震惊,她只是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老祖宗,心中感叹着老祖宗不愧是老祖宗,在“锤奇观”这件事上的思路也是祖宗级的……
她甚至全然忘记了这个计划中大量的技术细节和原始参数其实都是她自己带着研究团队鼓捣出来的——高文只不过是把这些基础“材料”组合出了一个吓死人的大计划而已。
圆桌旁的寂静持续了几分钟后,终于有一个声音打破沉默,贝尔塞提娅站了起来:“我想问一下,在您的母星屏障计划中,用于‘输出’心智统一场的节点群是在太空还是在地表?”
“在地表,”高文点了点头,“节点群需要数量庞大的心智个体同时接入神经网络,以我们目前的技术,没办法让这么多人在苍穹站中长期生活,更何况现阶段只有巨龙、海妖和铁人能够安全前往苍穹站,这其中铁人无法产生思潮,海妖没有脑神经,巨龙的人口加起来都不足以产生非指向性思潮……所以节点群只能放在地表。”
“那地面上的节点群和太空中的转发阵列该怎么通讯?”贝尔塞提娅忍不住问道,“这个距离应该已经超过了现阶段的无线通讯极限……”
“有三套解决办法,”高文似乎早知道会有人问到这个,他再度制造出了新的全息投影,那投影所呈现出的却是连接在海面上以及轨道站之间的通天巨“塔”,“这是连接我们脚下这颗星球以及苍穹站的太空升降机,它具备通信机能,而且这部分信道目前已经激活,所有权限都在我手上,稳定可控。
別鬧,姐在種田 小說
“第一个办法,直接利用这座升降机自带的硬件设备来维持‘天地通讯’,这需要一个兼容转译的过程,但技术方面不成问题,巨龙很了解起航者设备的数据接口,而我拥有通讯协议的对应权限以及转译规则;
“第二个办法,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沿着高塔往上‘焊’通信节点,从地表一路修到空间站。奥菲莉亚的铁人兵团以及深海王国的海妖都可以执行这项任务。铁人能够在太空环境中活动和生存,海妖拥有太空环境下的防护技术和施工经验,尤其是后者……虽然她们的飞船目前搁浅在星球上,但在基础齐备的情况下,让她们沿着现成的轨道升降机修一条通信链并不困难。
“第三个办法……在大气层顶设置复数的超大功率通讯平台。”
罗塞塔、贝尔塞提娅与两位巨龙领袖面面相觑,显然高文所提到的第三个办法让他们有些意外——虽然之前的第二个办法也挺惊人。
“大气层顶,这是以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能够‘安全触及’的天空极限,”高文一边说着,目光同时扫过赫拉戈尔,因为他前不久刚刚向塔尔隆德交付了第一批通讯平台,“戈尔贡型反重力平台在搭载强力护盾和屏蔽装置的情况下能够抵达这一高度,并维持较长时间的稳定运行,其中的通讯特化型号可将自身大部分能源转移至天线阵列,所产生的信号强度可以与陆基枢纽塔相比。
“我们只需要把通讯平台送到这个位置——虽然对于整个天地通讯的漫漫距离而言,大气层顶只算是向外踏出了很小的一步,但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在越过魔力湍流层后,通讯装置受到的母星魔力环境干扰会大幅降低,信号衰减现象将得到极大改善,再加上复数通讯平台形成的阵列效应,位于大气层顶的戈尔贡们完全能够联系上苍穹站。当然,这个过程中的信号损失仍然会很大,但只要能联系上,一切都不是问题,大不了我们多发射几个平台上去,戈尔贡是一种通用平台,塞西尔方面可以把之前废土战争中的那些战争堡垒全部拆解改造为通讯站。”
高文终于说完了自己的整个构想,他把后续的思考时间留给其他人。
“你说的这三个办法……”片刻之后,罗塞塔突然打破沉默,“你自己倾向于哪一个?”
無神論者早苗
“……我倾向于三个都要,同步实施。”高文略作思索,直截了当地说道。
“三个都要?”另一边的巴洛格尔吃了一惊,“我还以为你把它们说出来是为了从里面选一个……”
“一旦母星屏障启动,位于太空的转发阵列和位于地表的节点群都各自有很多冗余备份,有很高的稳定度,唯有它们之间的通信信道将成为整个系统中最大的薄弱点,而一旦这个通信信道出了问题,我们的屏障不需要魔潮冲击就会自己失效,所以维持信道稳定将是重中之重。
“起航者留下的通讯设备虽然先进,但毕竟不是我们自己研究出来的,真要出了问题根本修无可修;
“在轨道升降机外面附加的通讯节点虽然是我们自己造的,但毕竟一条线路过于单薄,万一这条‘单线’中断,局势就将十分危险。
“漂浮在大气层顶的通讯平台虽然可以形成阵列备份,但这个系统终究是在临界点附近运行,且技术过于超前,稳定性略低一点。
“既然三个办法都有各自的缺点和隐患,那我们就全都要……三线备份,总有一个靠的上,这个思路就叫‘饱和预案’。
聖女不是好惹的
“而从成本上,这三个方案的规模都在承受范围内,它们毕竟不是规模庞大的避难所,并不会因为多施行了一个方案就榨干联盟的生产力……我们还用得起。
“我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