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有一座山討論-第1369章 餓着吧相伴

我有一座山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山我有一座山
于飞还没开口,刘好先轻拍了自己闺女一下,一脸你瞎说什么的表情。
“可不就是嘛,你这又是把大桌给撤下来,又是让我找人表演的,那可不就跟以前秦淮河上的画舫一样吗?”
于飞很想说人家画舫有花魁,就算没有那也有其他各种花,我这只是让你把吃饭用的游艇改做可以展示音乐的游艇,跟人家那个差老鼻子劲了。
“不一样的,你可以把这些游艇看做是一个个的小型音乐展厅,跟那些烂七八糟的东西没有关系。”
刘好的眸子闪动了几下说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说着她捅咕了一下自己闺女说道:“这要比你的水上餐厅要更有格调,哪怕你不把大桌子撤掉,边吃饭边欣赏音乐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最好一半一半。”于飞说道:“那天来的人肯定会不少,到时候要都还是现在的模式,那招待能力肯定不够。”
铜铃纠结了一番后说道:“这样一弄我还是觉得像是传说中的画舫。”
于飞:“……”
……
你命歸我
我的師姐穩得一批
从游艇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此时的堤坝上已经有三三两两健身的人,看到于飞从船上下来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于飞心说幸好没有碰到熟人,要不到最后不知道又得被传成啥样呢。
把这些心思丢到一边,于飞快步又往民宿那边走去,虽然之前就跟李木子有过沟通,但这种变化还是要跟她说一声,免得事到临头他会措手不及。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刘好一脸暧昧的对铜铃问道:“这个于飞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直接上船就敲门呢。”
此时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铜铃轻声嗯了一声说道:“他就是那样的人,只要把你当成是自己人了他从来就不带客气的。”
“你看看陆少帅,他使唤起来就跟使唤丫鬟似的,哪有一点对大家子弟的敬畏,河对岸的牧歌别看比陆少帅低那么多层,于飞对他却一直都客客气气的。”
刘好笑了笑没有去管这些,而是又问道:“他以前也是这样吗?就是我不在的时候。”
“他以前……你这话是啥意思啊?”
原本迷迷糊糊的铜铃顿时就清醒了,看自己老妈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啥,泄气般的趴回桌面说道:“你想多了,小飞以前都能懒到被他们村长给打起来,那有心思上这来啊?”
昭和元祿落語心中
“再说了,他凭啥来啊?要说吃饭喝酒我欢迎,至于其他的,我不拿剪刀捅他就算好的了。”
刘好一脸的无奈,捅咕了她一下后没好气的说道:“我去睡个回笼觉,没事别来打扰我。”
“等等我,我也睡一个。”
“你自己睡去,我怕你拿剪刀捅我。”
“……你又不是小飞,我捅你干啥?”
“……”
……
对于于飞说的要把音乐节搞成一个音乐大联欢,李木子也仅仅只是惊讶了几秒钟,随即就开始思索这件事的可行性和以及可操作性。
片刻后,她拿起内线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后说道:“孔经理,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在她放下电话之后又对于飞问道:“目前确定参加的有于家村,农场,游乐场,民宿和水上餐厅,再加上一条所谓的音乐之路,河对岸呢?”
于飞说道:“我这就准备去找牧歌一趟,看看他有没有参与的意愿,至于李文景那边,他的采摘园还未建成,估计不会参与到其中。”
李木子思索了一下说道:“你去对岸之前还可以去你兄弟的钓场一趟,我觉得他那边可以搞一个篝火形式的活动,毕竟场地开阔且周围没有什么易燃物。”
“这个我待会就去说。”于飞点了点头。
“那你为啥不是现在就去说呢?你要知道,除去今天也就仅剩下十天左右的时间做准备了,时间很紧的。”李木子盯着他说道。
“我……我这不是闻到包子的味道了嘛,我早饭还没吃呢。”于飞挠头道。
“你还有心思吃早饭?你也不看看这是啥时候,你哪还有时间吃饭呢?你不该赶紧把该办的事都给办了吗?你这不光是对自己不负责,更是对其他人的不负责……”
李木子一阵的突突突,把于飞说的是一愣一愣的,好家伙,你这说的我好像有多大罪孽似的,我不就是想等包子熟了吃一口嘛。
看來是彼此彼此
“赶紧该忙啥忙啥去吧,想当初我为一个活动一天就只吃了一丢丢面包,我都没事,你饿一天那更是小case了。”
于飞:“……”
感情今天自己起这么早就是为了来找刺激的,在铜铃那边被弄的无语了几次,现在到你这连个包子都不让吃。
正自哀自怨间,孔秀嘚哒嘚哒的走了进来,看到于飞的时候点头笑了笑,随即对李木子问道:“今天是有啥特别的安排吗?”
李木子正要对她说话,瞥见于飞还没走,她转头对后者说道:“还不赶紧去忙?”
于飞撇了撇嘴,转身出门,这个姑娘平时黏黏糊糊的,只要投入工作,那绝对是两个人。
没捞得到吃的于飞回到了农场,流氓公司里的那些工人零散的在大棚内部进行收尾,而育苗室那边却熙熙攘攘。
这让原本想去看一下发豆芽的于飞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赶紧出去跑一趟,要不然自己吃饭都会有种负罪感。
大冷天的也不适合吹风,所以于飞开上了那辆皮卡,在闪电不经意间的眼神里,皮卡驶离了农场。
先来到钓场,张红召一听要参与到双丰镇的大事件里,那立马就表示举双手赞同,还说最近自己一定会弄来足够的木柴。
于飞想了一下后让他多弄点,农场里的木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燃烧之后已经见底了,趁着这个机会可以攒一把柴火。
丁慧更是比张红召还要兴奋,一个劲的问能不能把几个顶流给请来,于飞告诉他只能请酸菜牛肉面的那种。
这一下让她失望了不少,不过对于能在钓场了玩篝火,她还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给他们说定了日子后,于飞就向牧歌那边而行,还没进门,一股掺杂着各种食材的香味就先钻进了他的鼻孔里。
这让已经跑了大半个上午的于飞顿感饥饿,肚子也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抿了抿嘴,不管了,先弄个大鹅吃吃,其他的事情边吃边说。
于是他自己叫了一个炖大鹅,不管那些提早来吃饭人的诧异目光,自己一个人吃了起来。
“嘶嘶~呜哈~”
于飞被烫的吸溜哈啦的,但嘴上却没有停,他也没有特意的去找牧歌,相信有人告诉他后他会自己找上来的。
果然,在于飞吃掉一多半的大鹅之际,牧歌就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你可真是好兴致啊,大晌午的自己一个人来吃大鹅,咋?受啥刺激了?被大鹅给拧了?”
正啃着一条大腿的于飞斜眼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直至把嘴里的肉给咽下去,胡乱抹了一下嘴说道:“过十天有个音乐节你这边参不参加?”
牧歌咧嘴一笑道:“你这又是跟张镇长商量好的?她早上刚给我来了个电话,你这就地奔着来确认了?”
“你就说你参不参加吧?”于飞又捞起一块鹅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