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起點-第2490章 二婚熱推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凡娘子一时间鬼迷心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命運 之子 馬賽克
可能也是几年下来压力大到极致,有一种豁出去破罐破摔的感觉?
也可能是这个莫名其妙的无赖种种让人无语的疯疯癫癫?
但有一点她很清楚,自己没有多长时间了,对女人来说,男人们可没有多少等待的耐心!
做出了决定,心里反而轻松了起来,在岁末城正常生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甚至活着的时间也不多了!
看了看眼前这个明显精虫上脑的男人,心中浮起一丝的心酸,也是个可怜人呢!
想到了就做,最忌婆婆妈妈,于是轻声细气,难得的对男人温柔了起来,未来这些势力的报复下,这男人遭的罪怕是要远胜于她。
“云岭国的风俗,女子再嫁是不能大操大办的!一般都是隐婚嫁娶,夜黑入门!
第二日再三五亲友,街坊邻居,坊市长辈,户头里长,大家聚在一起吃一顿酒,由里长向司衙递一份婚契就好!
妾身是二嫁,娄郎却是新婚,委屈了相公,莫要太过介意!
我看看最近黄历,哪一天是好日子……”
娄小乙就直接打断了她,“要什么好日子?我瞧今天就正好,否则夜长梦多的,忒的麻烦!”
凡娘子就一叹,刚刚有一点的温柔顿时烟消云散!就是个无赖,这已经不是精虫上脑了,就根本是全身都是精虫!
也懒得再争,良言劝不了该死鬼,看这家伙时日无多,就遂了他的意,让他满足几天吧?
……对娄小乙来说,今天是个好日子!他修道四千年,任务无数,这一次却是最满意的,真正是苦尽甘来啊!
至于那些所谓的麻烦,对他来说是麻烦么?
他对女人所说,每一句都是真话!可惜女子不知修真,却把他的真话当成疯话!
真要是举办婚阎,他也可以拉来一群贺客的,十个阎罗王够不够?不够的话,判官孟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来凑,热闹不热闹?
谁来参加婚礼,一人赏十年阳寿,这礼物屌不屌?
真传出去,锦绣大陆上百国度的皇帝都得巴巴的跑来喊爹!
当然,就是想想而已,也不能真的这么做,再吓着谁!
当日,早早关门,沐浴更衣,熏香点烛,娄小乙梳洗打扮,换上一身的新衣,也是唇红齿白,英俊潇洒!在修真界他排不上号,因为别人都是整过容的,但在凡世间,他这副臭皮囊拿出来可一点也不寒傪!
就是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凡娘子就木呆呆的看着他,心中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就只觉人生一世,怎么这些悲惨都让自己赶上了呢?
好的东西就总是留不住!所以这次才找了个孬的,却谁知自己的运气太怪,本以为是个孬货,洗洗一看,原来还是块美玉?
是不是,这样的美好又是昙花一现呢?
就有些神思迷离,也忘了自己的目的,“娄郎,你要不要再想想,妾身是个不祥之人……”
娄小乙一如既往的直截了当,“想什么想?快点吃喜宴,吃完了好进洞房!”
一句话,就把女人从甜蜜中拉了回来,原来还是一个无赖的本质啊!
圆房之前,还是要至亲好友吃个饭,见个喜,有个见证!
凡娘子没什么亲人,就只有花坊这几个和亲人一样的老员工凑数,也很简单。
亲人们对她的决定就没一个同意的,这就是癞蛤蟆吃天鹅肉,完完全全破罐破摔的冲动,这样的冲动下谈何幸福?
但凡娘子一句话就堵死了他们,“那你们給我指一天通往幸福的路?或者哪怕不幸福,平平淡淡就好?有么?”
大家其实真正担心的是,她这样的自贱后肯定会引起的那几个有钱有势的大人物的报复!位高权重,没人能咽下这口气!以为自轻后就能让人家放弃你,想什么呢?
面子,地位越高的人越讲究这个!主家打了人家的面子,将要遭遇什么,不言而喻!
美鳥君的溫柔監禁
牛哥不同意,因为这家伙什么活计也不做,就是个游手好闲的!一个大男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整天躲在花坊内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牛嫂不愿意!因为这东西一点忙帮不上不说还尽添乱!饭量尤其大,让她这半个厨娘的工作量平添不少;最讨厌的是还挑剔得很,咸了淡了,荤了素了,就没一次他不比比的,如果不是看在主家的面子上,她早就掀桌子不侍候了,怎么能忍到现在?
虎妞当然更不愿意,这本来一个流浪汉现在倒真成半个老爷了?这以后斗嘴还怎么斗?她从一开始就认定这个色眯眯的家伙不怀好意,可惜凡姨不听她的,让她郁闷不已!
正是因为都有这样那样的心思,这顿喜宴就十分的囫囵,菜品三两样还都是素的,也没有灯红酒绿,大家都黑着脸,一点喜庆的气氛都没有!
凡娘子就很抱歉,因为自己的亲人们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不礼貌!让她很过意不去。
但好在新郎官不在乎,一贯好吃的他对喜宴的敷衍也不在乎了,一门心思的等赶紧吃完,各回各房,吹灯拔蜡……
虎妞为了恶心他,就一直拖,一直闹,直到最后的声嘶力竭,嚎啕大哭!
但再是拖延,总有尽时,一顿喜宴耽误了两个时辰,最后才闹得个不欢而散;新郎官帮着把被灌得烂醉的牛哥送回自家厢房,又把哭闹的精疲力竭的虎妞送去沉沉睡下,这才转身回了凡娘子的闺房。
迎着女人抱歉的目光,无所谓道:“他们每个人都是真心为你好,所以虽然闹得有点不像话,我也能理解,都是好人!”
凡娘子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在两人单独相对时她就总有些心慌,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哪怕是和曾经的丈夫在一起时。
她自觉不是以貌取人的浅薄的人,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就一见这人就有些失态?
低头捻着衣角,“你不怪罪就好……”
新郎官温柔道:“不怪!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其实也是个好人!
时间能证明一切,就算星辰陨落,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有我在,一切安好!”
凡娘子心中暗叹,这是,又犯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