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起點-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難以抉擇展示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一个人要做多久的心理准备,才可以选择将数以亿计的生命划为“代价”,用于支付文明存活的成本?
高文觉得,这个答案恐怕是“永久”——没有人可以做好这种心理准备,没有人可以心安理得地把这当成一个数学问题,这是一件永远也无法变得“顺理成章”的事情,避难所都市群的规模将注定全世界有一大半的人口会被挡在屏障之外,直面魔潮的冲击,而那些从避难所中走出来的幸存者将用至少一代人的时光来慢慢理解并铭记这份代价。
但如果别无选择,这糟糕的选项仍然会成为一个可被执行的方案,不管是他自己,还是罗塞塔·奥古斯都,或者贝尔塞提娅以及两位巨龙领袖,这里的所有人都懂得一个道理——这世界上大多数艰难抉择都不是在“心安理得”的状况下做出的。
你可以不乐意,但你不可以不选择,就如维罗妮卡曾告诉高文的,每一个牺牲者的出现,都意味着决策者的无能——然而决策者仍然会继续决策下去,牺牲者也将永远伴随文明发展的进程。
惡少,只做不愛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提丰人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高文相信,罗塞塔·奥古斯都完全清楚这个方案的意义。
但这应该不是唯一的方案。
“避难所都市群方案绕开了行星屏障的工程难题,但代价是其防护规模有限,会出现惊人的牺牲,”高文轻轻敲了敲桌子,“而且我对此还有个疑问……我们都知道,生成非指向性思潮的基础是神经网络,我们需要大量‘计算节点’密集并入网络,而这些计算节点都是人……到时候你们打算把这么大量的‘节点’安排在哪?是集中打造专门的‘节点避难所’,用数座城市来承担‘源’的功能,还是把这些计算节点分布在各个避难所城市中?”
说到这他顿了顿,开始解释自己的问题:“如果集中打造‘节点避难所’,可以最大限度提升网络运行效率,能以尽可能少的节点来维持足够强度的心智统一场,但相对应的,我们就得考虑‘节点避难所’的安全和日常运行,由于整座城市大部分人都需要进入网络来维持心智统一场,就得在现实空间中留下专门且绝对可靠的人员来维持这些联网节点的生存,同时保护整座城市的安全。
“考虑到计算节点高度集中,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有那么一两个节点避难所出了问题,心智统一场的‘强度’就有可能巨幅降低,甚至整个被魔潮击穿。
“而如果把计算节点分布到各个城市里,则能够有效降低因大量节点同时离线而导致的屏障击穿风险,在算力平摊的情况下,即便有几座避难所出了问题或者荒野中的部分线路中断,也不会影响到全世界的避难所群,而且因为节点充裕,安全性高,担任计算节点的人也可以进行轮替休息,但这样做的缺点也很明显——分布在各个城市的计算中心会产生比‘节点避难所’更高的成本,同时因为每座城市都要有一整套节点设施,这就变相减少了每个避难所的‘容量’,会让更多人失去生存机会。”
“我们确实也考虑到了这两种不同的情况,”温莎·玛佩尔有些意外地看了高文一眼,似乎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完全理解避难所都市群的架构,并直接考虑到了它的两种实现方案,而且还考虑的这么深入,但她很快便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并用十分认真的态度回答着,“目前我们倾向于第二种方案,即把计算节点分摊在每个避难所城市中,每个城市里都建设一整套配套系统。
“我们知道这样会减少单个避难所的‘容量’,但这是为了最大限度确保全世界所有避难所的安全。因为一旦魔潮开始,各个避难所就会封闭起来,除了基于神经网络的通信之外,城市之间将无法有任何人员和物资流通……没有人可以穿越无遮无挡的旷野去修复出了故障的节点避难所,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有节点避难所。”
温莎·玛佩尔的话音落下,圆桌旁的身影们也在同一时间各自陷入了思索,这是一个如此冰冷而又现实的方案,以至于哪怕是这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领袖们,也需要用尽每一分心力来仔细权衡方案中的所有细节,推演它在实现过程中的所有可能变数。
而作为这次会议的号召者和组织者,高文则在思索之余用目光审视着现场的每一个人,他注意到贝尔塞提娅和薇兰妮亚在语气急促地低声交谈,几分钟的交流之后,白银女皇才突然抬头打破沉默:“我来说说我们的方案吧。”
这位女皇站起身,双手撑在圆桌边缘,慢慢开口:“白银帝国的方案同样绕开了‘行星级屏障’这个难以实现的目标,与提丰类似,我们也倾向于建造一种在当前技术水平下可以实现的避难所,并将大量人口转移到避难所中,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的方案应该能保住更多人……甚至有希望保住全世界所有人。”
这话一出来,圆桌旁所有人的目光瞬间有了变化,高文隐约想到什么,下意识开口:“你的意思是……”
“刚铎废土,”白银女皇点了点头,“我们打算修复以及重建在之前战争中受损的哨兵之塔,重新启动宏伟之墙,将整个刚铎废土建成一座避难所!”
簡簡 小說
此言一出,圆桌周围顿时一片寂静,连罗塞塔·奥古斯都这样总是板着一张扑克脸的人都瞬间微微睁大了眼睛,贝尔塞提娅则在片刻停顿之后点了点头,开始详细解释这个惊人的构想:
不要欺負我啊
“哨兵之塔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力场投射装置,同时带有高速率的信息传输功能,目前白银帝国和塞西尔帝国之间的通讯链路里有一部分区段就是依靠残存的哨兵之塔来完成转发的,我们已经实现了神经网络和哨兵链路之间的兼容性调整,因此只需要少量改造,哨兵之塔就可以转换成神经网络的传输节点以及心智统一场的投射节点——而它们的功率将足以庇护整个刚铎地区。”
“等等,我有个问题,”白银女皇话音刚落,瑞贝卡便举手问道,“宏伟之墙是一道环形的屏障啊,哪怕它能把整个刚铎地区的周边给‘围’起来,那天空和地下的部分怎么办?”
“这部分依靠‘阻断墙’来完成,”贝尔塞提娅点了点头,显然瑞贝卡所想到的问题在白银帝国那边也已经进行过讨论,“之前废土战争中建造的那两道贯穿刚铎的阻断墙现在仍然伫立在大地上,虽然废土中的魔能污染已经消退,但阻断墙本身并未被废弃,而只需要稍加改造,那些构成阻断墙的净化塔便可以用于引导、改造哨兵之塔投射出的能量场。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叶恨水
“在座的所有人都刚刚经历了那场废土战争,我们都知道阻断墙的原理是通过‘调频’来干涉整个废土区的魔能环境,它的核心部分本身就是一种广域的力场投射和控制装置,而根据薇兰妮亚大师的计算,如果能恢复所有哨兵之塔的运行再加上阻断墙的作用,我们将足以撑起一座笼罩刚铎全境的屏障——屏障覆盖范围包括天空和大地。
“这样一来,仅从庇护所的‘规模’来看,刚铎庇护所将足以容纳全世界的人口……起码居住空间和基础生活物资的储备空间都是充足的。”
白银精灵提出了一个惊人却又富有吸引力的方案——坦白来讲,连高文都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案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而且听上去极其有可行性。
妙醫皇后:皇上,請趴下 小說
重启古老的宏伟之墙,让那古老的屏障和现代的阻断墙产生联动,最终将整个废土化作凡人的避难所,曾经在“魔潮”中毁灭的刚铎古国将成为庇护之地,昔日的死亡绝境化作文明存续的希望,这不仅仅是一个避难计划,更是一个极具浪漫和戏剧性的计划。
高文甚至觉得,如果魔潮有意志的话,在看到这个计划之后或许也不得不赞叹一句——你们搁这换家呢?
但他并没有被这个浪漫而戏剧性的方案给冲昏头脑,比起感叹,他更关注这个方案背后的缺点和风险:“这个方案的不足之处你们考虑过么?”
“是的,”回答他的是坐在白银女皇身旁的大星术师薇兰妮亚,这位曾亲自主持修建过哨兵之塔的女士站起身来,坦然迎着高文的目光,“‘刚铎避难所’的规模虽然远胜于提丰方案中的避难所都市群,但其抗风险能力反而更低。
“在我们的方案中,整个避难所都依靠一套庞大而复杂的哨兵之塔-阻断墙体系来维持,考虑到技术、产能方面的实际限制以及魔潮的紧迫性,我们几乎不可能造出更多的哨兵之塔或阻断墙节点来充当‘冗余组件’,一年半的时间内能完成刚铎废土的‘避难所改造’就已经是极限了。
“因此,刚铎避难所启动之后的整个系统都相当于是在临界点上运行,每一座哨兵之塔和每一个阻断墙节点都异常关键且承受不起损失……或许阻断墙的情况还好一点,我们现在应该还能挤出一些产能来建造备份的组件,但哨兵之塔是肯定没有多余的了……”
“也就是说,在魔潮持续的半年到一年内,支撑屏障的哨兵之塔不能出任何问题,”罗塞塔嗓音低沉,“哪怕有一座塔出现停机,避难所都会万劫不复……”
“确实如此,”薇兰妮亚轻轻点头,“和避难所都市群比起来,刚铎避难所方案的容灾性几乎是零,其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我们的方案能保护尽可能多的人,但代价是风险倍增。”
“这个方案的风险确实很大,”高文这时候也开口说道,“而且我觉得最大的风险正是来自那些哨兵之塔……我说话直白一些,我们都知道那些哨兵之塔的情况,用‘年久失修’来形容是最委婉的说法,而且之前的战争中更是有数座哨兵之塔在废土军团的进攻下被彻底摧毁,以目前白银帝国的能力,真的可以‘重建’这些高塔么?还有剩下那些需要‘修复’的高塔,修好之后又能够恢复到当年的全盛状态么?”
高文的话很直接,但薇兰妮亚对此并未露出任何不满的神色,她只是坦然相对:“必须承认,白银精灵已经没有能力让哨兵之塔恢复全盛状态,‘重建’那些被摧毁的高塔其实也是对残骸进行大修,再加上一些现代的替代技术来使其恢复运转,这些修复和重建手段并不可靠,只是考虑到魔潮本身的持续时间并不长,这些不可靠的修修补补也就变得‘可靠’了。”
话已至此,薇兰妮亚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白——白银精灵失去了建造哨兵之塔的完整技术,但依靠修修补补的经验以及刚刚发展起来的现代魔导技术,他们可以让那些在战争中受损的高塔暂时恢复运转,从理论上,他们可以保证那些塔在魔潮持续的半年到一年内不出问题。
但万一在这一年半载的时间里出了问题……那就只能全球GG了。
而且在高文看来,这个方案的问题其实还不止如此。
“我们要面临的更大的挑战,是那片废土本身,”在片刻思索之后,高文慢慢开口,“将所有人迁移到刚铎避难所中,哪怕只是迁移过去最多一年,也将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刚铎废土中的混乱魔能虽然已经消退,但那片废土还远没有恢复到适宜居住的状态,目前除了边缘区域以及索林巨树影响到的净化区之外,刚铎古国的大部分地区仍然环境恶劣,稍好一点的地方是荒原,差一点的地方则还存在着有毒的水体以及土壤污染,在这些地方设立聚居点并不容易,我们需要规模和数量都很惊人的维生设施才能确保普通人的生存……而且也只是勉强维持。
“总体上,刚铎废土仍然是一片‘废土’,它的自然环境恢复才刚刚开了个头,更不用讨论什么基础设施,那里没有城镇,没有田地,绝大部分地区没有通讯和道路,到处都是无法维持秩序的原始荒原,各国迁移进去之后要面临的将是巨大的混乱局面……”
高文说到这摇了摇头,语气不容乐观:“亿万人口被一股脑地塞进一片原始荒芜的无法地带里,说真的,连塞西尔帝国都不一定能在这种情况下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更不要提那些原本执行力和动员力就有问题的中小国家。
“我们不会低估凡人在面临危机时爆发出的顽强意志,但同样不能高估‘群体’在复杂环境下维持理智和秩序的能力,尤其是在所有人都不得不拥挤在一片旷野上,所有生存资源都必须精打细算,而维持社会秩序的国家机构近乎失灵的状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