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ptt-第1170章 嫁禍相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汉格顿村,烧了一夜的大火在晨雾中逐渐隐去。
弗雷警官推开里德尔府大门,领着一众警察和治安官往里边走去。
铁门后方,那栋曾经富丽堂皇的老宅子如今仅剩下了几片焦黑色的残垣断壁。
这里似乎还发生过爆炸,弗雷注意到,破碎的石块和壁炉残骸向着远离门口方向散落,看起来好像遭受过炮火的猛烈袭击,但更为诡异的是,四周除了难闻的焦糊味之外,没有半点儿火药和汽油气味。
“去看看里面——”
弗雷朝着身后的队员比划了一下,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治安官。
“你之前说,昨晚先是听到里边发生巨响,然后才看到火光从里德尔府冒起来的,对吧?”
“没错,”治安官点点头,“大致凌晨两三点左右吧,老弗兰克过来拍门,说是看到有一群极为危险的人闯入了里德尔府,就在我跟他询问细节时,半山腰那边就传来巨响——好像什么东西炸了,而且还不止一次——紧接着里德尔府就起火了,我从未见过那么汹涌的火,不到两三秒就吞噬了整座宅子。”
“没有人从里边跑出来?除此以外还有看到什么人么?这是唯一的下山路吧?”
弗雷警官手中的笔在速写本上敲了敲,正准备继续挖掘些线索,忽然目光停在不远处。
一名浑身包裹在黑色风衣中的男人正沿着那条唯一山路,朝着他们走来,甚至不用询问治安官,单从男人那高领风衣就能看出他与小汉格顿格格不入,而以弗雷的直觉,那家伙显然是冲着他们来的。
“军情六处,金斯莱·沙克尔,从现在开始这个案件由我们来接手。”
那名男人走到弗雷等人面前,从怀中掏出一份证件展示了一下,干净利落地说道。
“关于我的身份,您可以让你们上司拨打我们部门电话,转62442查询——我希望您这边可以提供一下事件记录,文字口述这些,最好还有重要人证、物证方面的协助收集……另外,由于本事件涉及国家级恐怖袭击的威胁,在我们这边行动结束前,我希望诸位可以配合工作,暂时不要在周边宣扬……”
那名自称金斯莱的“军情六处”成员有着深沉缓慢的嗓音,能使人平静下来。
弗雷虽然此前从未接触过军情六处,但对于他们的名字却是早有耳闻。
“我明白了,我先打个电话——”
弗雷重重皱起眉头,目光在金斯莱·沙克尔那张黝黑、严肃的脸庞上扫过。
作为干了几十年的老警察,弗雷虽然有些可惜到手的大案子飞走,但他更清楚有些东西不是他这个级别可以插手的,现在干干净净地移交出去,总比之后某天被打成马蜂窝然后以遗物形式移交要强。
另一边,趁着弗雷去打电话查证的间隙,金斯莱转过身走到治安官和老弗兰克旁边。
同样还是那一套身份介绍,以及非常标准化的案件询问流程。
唯一不同的是,当他听到那名“管家”名字时,那张黝黑沉稳的脸上飞快闪过了一抹震惊。
腹黑郡王妃 蔓妙游蓠
“巴蒂·克劳奇么?我知道了——”金斯莱沉吟了几秒,“我们得立刻动身去伦敦,事情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严重,这位……唔,弗兰克先生,非常抱歉,您可能卷入了一场极为复杂、危险的事件。”
“关于您的那些问题我暂时不能为您解答,但我可以确信的告诉您,您在伦敦可以得到一切答案。”
“到时候,您只需要如同之前那样,如实描述您看到、听到的一切就好了……”
金斯莱停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右侧放下电话走过来的中年警官。
“您好,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的回答最好是‘没有’,对吧?”
弗雷耸了耸肩膀,收起手中的电话,“我可不想惹麻烦,交给你了,军情六处的先生——”
“感谢理解,出警记录您照实填写就好。我可不是什么007,与你一样是个想喝咖啡的倒霉蛋而已。”
金斯莱笑着朝那名中年警官点了点头,无比自然地说道,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
显而易见,哪怕魔法部遭受了突然袭击,但此前与麻瓜政府的部分合作依然没有受到影响。
或者更准确的说,相比起魔法部,麻瓜政府在这方面实在是可靠太多了——倘若没有这层关系,他很难按照“原计划”让重要证人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恰当的地点,并且引导出恰当的推理。
…………
老弗兰克自认为自己见过的怪事足够多了。
不过,他很确信他正在经历的一切绝对是此生最离奇的经历。
那名来自军情六处的男子又在村里晃悠了一会儿后,与他一同坐上了停在村口的黑色轿车。
轿车后座坐着一名胡须格外长的老人,那名老人给他讲了个关于魔法的奇怪故事。
老弗兰克自然不会相信这些孩子们的睡前故事,但当他趁这些人不注意拉开车门滚出去时,却发现外边早已不是小汉格顿村的泥石路了——他来到了一个高楼林立、到处铺着柏油马路的繁华现代都市。
“我们到了,弗兰克先生。欢迎来到伦敦。”
那名老人从敞开的车门走出,伸出手扶起跌坐在路边的老弗兰克。
“非常抱歉,这些事情确实很难接受。但时间紧急,我们不得不采用最快的方式。如果您还有什么疑惑和担心,我们可以先陪您去一趟伦敦市政治安厅。不过在此之后,我们最好赶紧去魔法部那边。昨晚发生了极为可怕的事情,您所目击、听到的一切,可以说是帮助我们拨开迷雾的最重要证据。”
武神洋少 小說
“这么说……这真的是魔法?”
老弗兰克喃喃道,摸了摸旁边冰冷的不锈钢路灯杆。
不远处依然是微亮的天色,街道上没有多少人,绝大部分店铺还没有开始营业。
“好吧,不管你们是魔法部也好,军情六处也好……总之是能解决问题的人,对吧?”
显然,没有什么比十几分钟横跨大半个英国的事实更加“魔幻”了。
哪怕老弗兰克此时脑海中依旧还是乱糟糟的一团,但在内心深处,他不得不开始接受一个事实:
他可能真的遇到了会魔法的巫师,在普通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魔法世界。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愿意相信他说的那些事,单这点就足以让老弗兰克下定决心了。
…………
英国魔法部,临时问讯室。
老弗兰克努力压抑着狂跳的心脏走进房间。
魔法部方面显然提前得到了消息,不算宽敞的圆形房间中坐满了人。
在房间正中央放着一把单独的高背椅,老弗兰克不用问也知道这是留给他的——不得不说,这让他略微有些不舒服。不过他很快放松下来,因为那名有着长长胡须的老巫师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放轻松,弗兰克先生,我们并没有审问您的意思。”
老巫师抽出一根小木棍(弗兰克刚知道巫师们管那个叫魔杖)挥了挥,凭空变出了一把椅子。
而与此同时,金斯莱则走到了康奈利·福吉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康奈利·福吉脸色猛地一变,压低声音说道。
“这是非常严肃,非常严肃的指控,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是的,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必须提前告诉您——”金斯莱·沙克尔一边说着,目光在这间临时收拾出来的房间中扫动,似乎在搜寻某个人,“所以,部长先生,您看要不要一并叫上那位先生?”
“……不,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康奈利·福吉沉默了片刻,手指在扶手轻轻敲了敲。
“金斯莱,去找斯克林杰先生过来。至于那个人的话,你先想办法看住他。”
“好的,部长先生。”金斯莱点了点头,神色严肃地快步走出房间。
…………
片刻之后,鲁弗斯·斯克林杰推开门走了进来。
疯眼汉穆迪紧随其后,两人的脸色看起来似乎都有些难看。
“很好,”康奈利·福吉说,“现在所有人到齐了,我们开始吧。可以吗,先生?”
“没有问题,部长先生——”
邓布利多温和说道,他修长的十指交叉,湛蓝色的眼睛看了眼旁边的瘸腿老人。
“不过我希望在问讯结束后,魔法部可以派遣一到两名傲罗暂时保护下弗兰克先生——他后半生的不幸生活是魔法带来的,我希望我们在工作方式上可以有些变通,您知道我的意思吧,关于遗忘咒……”
“谢谢提醒,等一切结束,我知道怎么安排——”
康奈利·福吉没好气地说道,他目光在老弗兰克身上打量了几下。
“那么……”
“咳、咳——抱歉,我有一个提议。”
就在这时,疯眼汉穆迪忽然有些突兀地打断了福吉。
他那只蓝色魔眼依旧盯着老弗兰克,但那只正常的眼睛却转向了坐在不远处的康奈利。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鉴别谎言,如果可以的话,我申请直接使用吐真剂——这位弗兰克先生显然不具备欺骗药剂的能力。相比起反复询问和对峙,我认为这或许是一个更加高效、可信的询问方式。”
“吐真剂?”老弗兰克眉头皱了皱,探寻地看向旁边的邓布利多。
“一种魔法药剂,效果是在服用后一段时间内不会说谎。”
邓布利多轻声解释道,他拍了拍老人的肩膀,“您放心,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没有人可以强迫你喝下任何药剂。”邓布利多一边说着,一边朝穆迪摇了摇头,“阿拉斯托,这并不是审讯,我认为……”
“有什么副作用么?”老弗兰克忽然开口问道。
“没有,但——”
“唔,所以,只要我喝下那个什么‘吐真剂’,他们就会百分百相信我回答的内容?”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因为您没有魔力,不可能干扰吐真剂的效果。”
“好吧,我明白了——”
老弗兰克环视着四周那些巫师们,眉头挑动了一下。
“我可以服下你们的吐真剂,如果你们觉得这样才值得相信……”
他差不多看懂了目前局势,那几个坐在房间另一头的明显是魔法政府的大人物。
虽然不知道巫师平时怎么看待他这样的普通人,但肯定不会比警察更容易说服——他厌倦了一遍遍重复故事然后被人质疑。
“呃,当然,当然……这样自然最好。”
康奈利·福吉愣了两秒,旋即飞快地点点头。
倘若仅仅是伏地魔的真实身份,乃至于他的阴谋、家庭背景,亦或者他几十年前杀过什么人……
迷幻月光
这些内容对于魔法部而言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充其量也就佐证一下伏地魔卷土重来,以及今晚的袭击确实是由那个黑魔王和他的手下发动——但如果说还涉及到其他事情,那就不一样了。
譬如说……
康奈利·福吉看着老弗兰克喝下吐真剂,先是问了几个姓名、住址的验证问题。
显而易见,作为麻瓜的老弗兰克在魔法药剂前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不过,康奈利·福吉并不好奇这老家伙到底有过多少女人。
“那么,弗兰克先生……”
他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轻声问道。
“你刚才说,几个月前,有名自称‘汤姆·里德尔’管家的男人来到小镇,为他的‘主人’买下了位于小汉格顿村的里德尔府。你还记得他的名字,以及他的长相么?还有您昨晚听到的所有内容……”
“当然——”
老弗兰克语气笃定地回答道。
“巴蒂·克劳奇,反正治安官之前是这么说的。”
“至于他的具体长相,以及我昨天晚上听到的所有内容……”
伴随着老人没有太多起伏的平静腔调,在场所有巫师的脸色猛地一变。
勇者赫魯庫
…………
与此同时,几百里之外的克劳奇家族府邸。
浓密的雾气无声无息地笼罩住宅子,沿着门扉、窗户缝一点点渗透了进去。
几分钟之后,门厅处响起一个啪嗒的声音,仿佛什么小东西从桌子上滚落到了地板。
“目标确认昏迷,二组行动。”
几名黑衣人对视了一眼,抽出魔杖轻轻打开了紧锁着的房门。
在客厅地板上,一个小小的身躯躺在那里,不省人事。
黑衣人轻巧地迈过那个小身体,举起魔杖耐心地在四周的空气中摸索、搜寻着,最后在客厅后方的一个沙发前停了下来,一层透明的隐形衣被他们轻轻掀开,在隐形衣下边,是个陷入昏迷的男子。
如果老弗兰克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恐的发现,这个男人与他正在描述的一模一样。
“啧,真可怜……”
为首的黑衣人仔细比对了一下男子长相,挥了挥手。
“带走。”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