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上將邢道榮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九章 登島初戰讀書

三國之上將邢道榮
小說推薦三國之上將邢道榮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鄱阳湖。
辰时。
四艘宽百丈的超级大船,正并排而行。
湖中,水波荡漾,然而,在大船四周,原本清澈的湖水,已然被染得通红。
一夜情未了:老公,手下留情 小说
许多缺胳膊少腿,或者断了头颅,腹腔被刨开的尸体,漂浮在湖面上。
历时一个时辰的大战,造就了这惨烈的一幕。
这次来犯江东水鬼,有千余人,因为有藤甲兵护航,加上船上弓箭兵相助,荆南军大占上风。
击毙了五百,俘虏二百,逃走三百,当然,藤甲兵也损失了五六百。
天命銷售員
邢道荣立于中间一艘战船舰首,凝神看着湖中心方向。
当然,他什么也没看到,这支船队才启航不足五里,距离湖中心尚有五十里左右,肉眼哪里看得到?
刚才那场大战,邢道荣罕见的没有参与,因为,是在水下发生,虽然会游泳,但他那点泳技,还不足以进入水中战斗。
邢道荣会游泳么?
原本不会,但这几年早就学会了。
不是‘鸳鸯戏水’那种游泳,而是正儿八经的游泳!
不止是他自己,三千‘天罡斧卫’都会,不会的也被勒令学会了。
‘嘟嘟嘟’
号角声响起,船队再次启航,目标湖中心。
……
湖中心,小岛上。
锦衣白袍的陆逊,正皱着眉头,听着逃回来的士卒禀报这一战结果。
伤势已经大好的程普,老将黄盖,吕蒙等人,也在一旁倾听。
“尺长尖刺,铁钉?身着怪异藤甲士卒?”
陆逊喃喃自语,随即盯着面前的数名军士,问道:
“尔等可有带回那奇怪藤甲?”
“启禀将军!”
一名肩膀中了刀的军士,脸色苍白的汇报道:
“事先未曾想到这一节,没有带回来!”
听到这话,陆逊眉头一皱,最终挥挥手,示意这名军士下去养伤。
“什么样的藤甲,能让人凭空浮在水面上?”
陆逊陷入沉思。
“奇怪,以前没听说过荆南军有这种怪异藤甲啊!”
程普纳闷的说道。
“应该是从南蛮带回来的蛮兵!”
吕蒙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
“据闻,前两年邢道荣一直在征讨南中,去年才成功归来,想必那只奇异藤甲军,便是他从南蛮带过来的!”
“邢道荣那厮,倒是藏得好严实,此前大战,从未见他用过!”
老将黄盖忿忿的说道。
四周江东将领皆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邢道荣,太狡猾了。
这却是冤枉邢道荣了,藤甲兵本就是他出发后,才命令兀刺凶带来的,先前之战,兀刺凶还没赶到呢,他们自然见不到。
自从他们被堵在鄱阳湖中后,消息便不灵通,南郡一战只知道个大概,详细情节一概不知,也就没听说过藤甲兵一事。
“邢道荣有此藤甲兵相助,我方水军优势失去大半矣!”
吕蒙眉头深皱,看向陆逊问道:
“伯言,我等现下该如何是好?”
程普,黄盖,朱桓等人,一同看向陆逊。
“没看到实物,一切言之尚早!”
陆逊抬起头,向众人扫了一眼,说道:
“还需再次派出水鬼,起码,我军需要看到那藤甲为何物再说!”
于是,一个时辰后,湖中的荆南军船队,再次遭到江东水鬼袭击。
鄱阳湖虽大,但到底不是长江,没有顺流而下一说,更没有什么现代化驱动设备,只能靠船上水性不熟的军士划桨,是以速度极慢。
江东战船时不时来袭骚扰,让大船速度更慢。
荆南军大船,江东军无法撼动,但小船灵活,速度快,各种骚扰袭击却也无法避免。
所以,一个时辰,也不过行进了十来里,然后,荆南军和江东‘水鬼’又发生了一次激战。
这一次,双方战损和上次也差不多,不同的是,逃回去的江东‘水鬼’,带了十几副残缺藤甲回来。
“这就是那奇异藤甲?”
伸手在残破的藤甲上摸来摸去,陆逊目露疑惑。
思考了许久,直到军士前来汇报,荆南军船队距离中心小岛已经不足十里的时候,陆逊才露出一抹微笑。
……
下午,荆南军的连锁舰队,终于接近了小岛。
与此同时,岛边密密麻麻的弓箭手身影,也映入了邢道荣,庞统等人,还有荆南士卒的眼中。
“陆逊倒是谨慎!”
看着岸上严阵以待的江东士卒,邢道荣对庞统笑道:
“知道我军藤甲兵的厉害后,不但不派‘水鬼’前来骚扰,连正面接战也不敢,士元这铁索横江之计,正好击中他们的弱点!”
“我军行堂堂之师,陆逊自然不敢前来!”
庞统微笑道:
“不过,陆伯言乃机变之人,接下来,还需要谨慎!”
“不错,不能小看陆伯言!”
邢道荣点了点头。
舰队依然在向小岛方向驶近,没有在岸边那黑压压一大片的弓箭手。
直到距离岸边一箭之地多一点的时候,舰队才缓缓停下。
邢道荣站在船头,眯着眼睛细看。
庞统预料的没错,在大批弓箭手中,隐隐有一些人,手中拿着陶罐等盛水之物,但很明显,那里面装的绝不是水,十有八九是火油。
看来陆逊的确早有预备,若自己这只舰队真要进入一箭之地,迎接自己的,并不是漫天箭雨,而是大量带着火油的物品。
火箭自然也会有,那是紧随火油而来之物。
至于江东军为什么不通过战船交战,将火油泼到荆南军船上再放火,那自然是藤甲兵根本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从黎明出发,到现在接近湖中心,途中除了‘水鬼’袭击外,亦有陆逊派出的战船试探性攻击,却无一例外被藤甲兵远远的解决了。
藤甲在身,刀剑不伤,箭矢更是无用。
藤甲兵渡水,接近江东战船,再翻船而上,以最弱也是‘勇者’的精悍,加上刀剑不伤的藤甲护体,寻常江东士卒本就不能抵挡。
“第一梯队,出发!”
庞统没有迟疑,立刻发出指令,四艘战舰大船上,顿时有五千藤甲‘噗通’一声入水,藤甲盾牌护住头部,便向小岛岸上游去。
藤甲兵在水里游泳,最是简单不过,只需脚下踩水即可,毕竟,他们不需要为浮在水面费劲。
‘咻咻咻’
藤甲兵下水不久,就进入了岸上弓箭手的箭程范围,立刻有无数箭只射来,空中乌怏怏的一大片。
‘砰砰砰’
箭矢和藤甲相触,发出一道沉闷的碰撞声,便跌落湖中,对藤甲兵造不成半点伤害。
岛上。
“嘶!”
看到藤甲兵如此不惧箭矢,和陆逊在一起观察的程普吸了口凉气,说道:
“好厉害的藤甲兵,这样的士卒,全身刀剑不伤,箭矢不落,一旦上了岸,将是个大麻烦啊!”
“无妨!”
陆逊倒是很淡定,说道:
“老将军且看着就是!”
藤甲兵的动作很快,不到半柱香时间,便游过一箭之地,迅速接近了岸边。
然而,就在这五千藤甲兵快要上岸的时候,原本一直在对他们狂射不止的弓箭兵,却齐齐向后退去,不一会,就跑出了十余丈。
这些藤甲兵都是南蛮,好战成性,眼看这些弓箭兵要跑,急忙登岸,然后挥舞手中单刀,大声呐喊着追了上去。
前面跑后面追,顷刻间便进入小岛,离开岸边数十丈。
“咦!陆逊在搞什么?”
后面看到这一幕的邢道荣,大为不解。
藤甲兵是厉害,但也没到让江东兵怕成这样的程度吧?
就在这时,四艘战舰上,第二批五千人藤甲兵已经做好下水的准备。
“不好!”
就在此时,庞统却脸色一变,抬手阻止第二批藤甲兵下水,同时急命人敲响鸣金,让岛上的五千藤甲兵退回来。
见庞统这般着急,邢道荣心下也不安起来,问道:
“士元,发生什么事情了?”
庞统一脸苦笑,看着邢道荣说道:
“主公,失算了,中陆逊之计也!”
闻言,邢道荣一怔,掉头看向岸边,同时脸色也是一变。
原来,就在这个时候,藤甲兵的回路已经被堵住了,岸上依旧是密密麻麻的弓箭手,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士元,为何说中计了?”
邢道荣不解的问道:
“以那五千藤甲兵的实力,就算遭到伏击,也足以撑到我军支援吧?”
的确,那五千藤甲兵,虽说只是‘勇士’级别,但也比小岛中的江东士卒精锐,哪怕是被包围,没有一整天的厮杀,也休想拿下。
“主公忘记那些火油了?”
庞统脸色十分不好看,解释道:
“若估计无误,岛上火油十分充足,那五千藤甲兵,完了!”
“这……!”
邢道荣大吃一惊。
原来如此。
藤甲兵是犀利,但身上的藤甲却是油浸泡而成,可说碰点火星就会点燃,何况岛上有那么多火油?
“士元,我等施展武将技,清出一条路,将那五千藤甲兵接引出来!”
邢道荣迅速说道。
“没用!”
庞统摇头说道:
“藤甲本就遇火即燃,陆逊早有准备,那五千藤甲兵救不回来了!”
闻言,邢道荣一惊,连忙掉头看向小岛,却见被岸边江东军弓箭兵挡住的远处,正在冒出浓烟,火光,隐隐间,无数惨叫传了出来。
PS:求月票!